笔趣阁 > 小世界其乐无穷(听日) > 第844章 被坏女人骗了

第844章 被坏女人骗了


  我来了!

  下一秒,随着熟悉的失重感乍现,任索感觉自己身体从床上瞬移到另一张床,然后正前方一袭香风扑来,耳边响起乔木依那兴奋的声音:“抓住你啦!”

  「时间漫游」发动,任索进入千分之一秒时间模式。

  他迅速分辨好战场局势,然后解除法术伸出手,将飞扑过来的乔木依拦腰抱住,顺着冲势在床上魔力转圈圈,两人双双躺下来

  “哎?承灵你怎么将小索瞬移过来了?”

  乔木依颇为惊讶,嘻嘻一笑将任索反过来压在身下,将散乱的长发轻轻往后拨出波浪的弧度,捂住脸庞问道:“但我已经卸妆了啊。小索,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

  “好看,比《赛博朋克2077》还要有吸引力。”任索紧张地别过头,嘴里语无伦次地吐出赞美之词,根本不敢乱看。

  刚才用「真理之眼」也没发现,只有实际身体接触任索才意识到,乔木依现在只穿着轻飘飘的吊带睡衣。

  ‘只’。

  任索现在脸上烫得可以蒸鸡蛋,害羞得像是刚刚发现表哥电脑隐藏文件夹的小男生。

  “所以说你这种游戏直男啊,真是……”乔木依摇摇头,伸手捏住任索的脸颊:“幸好我知道你在说什么,所以……我很满意!嘿嘿!好看你就多看点,没人跟你抢!”

  乔木依转过头看向东承灵,笑道:“你终于肯按照我说的,就像这样,我们每晚偷偷将小索瞬移到我们房间。至于月言星美,给点汤汁喂饱她们就行了。”

  东承灵站在房间的椅子上,总算是缓过气来,略带愠怒地说道:“是索他看见你非要抓住我,所以才特意过来帮忙……小乔,你居然用上锁空粉!”

  任索看向房间角落,发现还真的有一小抹灰白的粉末。

  刚才任索用「真理之眼」,就是看见东承灵和乔木依在房间里玩追逐战,乔木依追,东承灵跑,两人你来我往,充满童年乐趣。

  然而东承灵如果真想跑,完全可以直接瞬移回莲江一走了之,何苦这么花费力气呢?

  原来是乔木依用了锁空粉,这玩意在《真理之门》里就出现过了——陈辽用这些粉末遏制住守门人的瞬移!

  这道具跟空间锁差不多,都是暂时封闭灵气空间,令人无法使用法术瞬移。

  乔木依有这玩意不稀奇,对策局副局长是能申请到许多特殊资源,但乔木依用这玩意来让东承灵跟她捉迷藏,感觉有种‘霸道总裁包下池塘找你钓小龙虾’的奢侈感。

  乔木依耸耸肩:“现在不用什么时候用?反正又遇不上会瞬移的敌人,就算真遇见了,承灵你也会空间锁啊。”

  任索问道:“但你为什么想抓住承灵?”

  乔木依妩媚一笑,俯下身看着任索:“你不是说希望我们之间关系好一点吗?所以我想和承灵抱着一起睡觉,这样可以加深我们的情谊啊。”

  任索看向东承灵,东承灵艰难地点点头。

  如果乔木依真有歹意,她肯定会用其他法术反抗,但乔木依就只是想抱住她,东承灵也不好用法术。然而光论身体素质和反应力,自然是对策修士乔木依更胜一筹,所以才演变成一场房间内的追逐大战。

  “呐呐,小索你也来一起劝劝,让承灵乖乖躺下来吧。”

  乔木依用恶魔般的口吻劝诱道:“我们以后都是一个户口本的人了,你也不希望我们平时吵来吵去吧?但感情又不是每天看来看去就会有,只有进一步交流,多一点接触,我们才会真正地接纳彼此,构筑和谐家庭。”

  “但承灵好像有点害羞,这时候就需要身为一家之主的你来帮帮忙,说说话了。”

  接纳彼此。

  和谐家庭。

  一家之主!

  乔木依句句话都戳中任索的爽点,任索转过头看向东承灵,一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表情。

  东承灵深吸一口气,摇摇头:“如果小乔只是想和我睡觉就算了,但她还动手!”

  乔木依一脸正气:“我怎么动手了!你别污蔑我!”

  “你……”东承灵支吾了好一会:“你碰了我的腰和耳朵。”

  “腰和耳朵是敏感部位吗?”乔木依一脸婊气:“我连你那些只愿意给小索碰的部位都没碰过,规规矩矩跟你进行一些女孩子之间的小玩笑,这都不行吗?”

  东承灵说不过乔木依,微微咬唇,略感委屈地跟任索说道:“她手法很怪。”

  任索思考了一下,伸手挠乔木依腰肢窝,乔木依憋了三秒,最后还是忍不住花枝乱颤地笑起来:“小,小索你干嘛啦!”

  任索停下手,坐起来认真说道:“木公子,承灵不愿意你就别霸王硬上弓,强扭的瓜不甜。你看,我挠你腰窝你也会觉得不舒服,并不是所有接触都能被人接受的。”

  乔木依别过头,双手叉在胸前:“呵,谁说我不舒服?我只是忍不住笑而已,但我也没说不愿意啊。”

  “的确,并不是所有接触都能被接受,但如果是你,你怎么碰我都不介意。”

  乔木依贴近任索,狐媚般的眼睛流溢着丝丝情意:“我相信小索你。”

  任索还能说什么?他只能别过头再点头——别往下看,承灵在旁边看着,不能露出丢人的表情!

  “所以你也该相信,我怎么会伤害你喜欢的女人呢?”乔木依不停吹枕头风。

  任索一脸无奈地看向东承灵,东承灵回应他一个委屈的眼神。

  任索咬咬牙,按住乔木依的玉肩,用英勇就义的口吻说道:“放过承灵,有什么冲着我来吧!”

  乔木依微微挑眉,有些落寞地说道:“为什么你就觉得我是要做坏事呢?我只是想跟她多亲近一点。”

  说罢,乔木依侧身背对他们躺下,看起来是生气了。

  任索和东承灵对视一眼,东承灵犹豫了一下,瞬移到床上,拍了拍乔木依的肩膀,轻声说道:“小乔。”

  没反应。

  “我其实也不是讨厌你的亲近,只是……暂时没法接受。”

  没反应。

  东承灵思索片刻,看向任索:“索你今晚留下来陪我们。如果小乔你能在索在的时候,在合理范围内亲近我,那我可以接受。”

  乔木依马上坐起来,笑颜如花地看向任索:“小索,你怎么说?”

  我是不是被这两个女人骗了?

  “求之不得。”

  任索捂住脸别过头,他怀疑自己会流鼻血。

  然后大家关灯睡觉,乔木依睡中间,任索和东承灵睡两侧。乔木依很不安分,发出得偿所愿的嘻嘻笑声,让任索有种奇怪的错觉——

  仔细想想的确也是,毕竟任索根本不敢乱摸,无论他对谁伸出罪恶之手,都会被另外一个眼神杀。就算任索胆大包天,但他和东承灵隔着一个活人,而他如果选乔木依……

  与之相反,乔木依却是想怎样就怎样,她搞任索那东承灵就赶紧睡觉,她搞东承灵那任索就偷偷观察。

  不过乔木依的确也收敛了,东承灵对她的举动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也被弄得睡不着,忽然问道:“索,你刚才说,你看见我们在房间里打闹?”

  “是啊。”任索说道:“我亲眼看见你们在房间里追来追去,感觉很奇怪,所以才打电话给你。”

  “新法术?透视术?”东承灵颇为好奇:“对策局有这样的法术吗?”

  “没有,像「天视地听」之类的法术,也是从侧面侦查情报,达不到‘亲眼看见’的程度。”乔木依问道:“这应该跟变身术一样,是从仙宫世界树那边得来的吧?”

  “没错!”任索朝她们亮了一下绑在手腕的「真理之眼」,像炫耀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说道:

  “这件道具叫「真理之眼」,你们知道开启真理之门的守门人吧?这是他送我的礼物,我可以用这个道具观察世界上任意一个地方。”

  他简单说明一下「真理之眼」的使用条件,乔木依听得眼睛一亮,声音魅惑地问道:“小索,我能玩一下这个道具吗?”

  “可以。”

  像这种可以共享的道具,任索并不介意让自己女友知道,反正都可以用‘仙宫世界树的礼物’这个理由来兜底。

  “耶!”乔木依发出欢呼,拿下他的「真理之眼」,发出惊呼声:“哇,真的可以,我能看到飞弹的温泉旅馆!”

  东承灵也颇感好奇:“让我也试试。”

  听着身边两位俏佳人兴奋地玩起「真理之眼」,任索也有点高兴。

  他本身就属于分享型人格,不然也不会经常找妹妹玩游戏。而小世界游戏机里的奖励与功绩,无疑是任索自二十几年前那场数亿参与者的竞速战争中脱颖而出后的最大成就。

  但他却无法跟其他人分享,无关信任与否,只有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才是秘密。

  假装自己是仙宫世界树的地球接待员,其实也是无奈之举,毕竟任索已经在她们面前召唤过任寒、赵子鲤、求道者等人了。

  现在终于能向她们炫耀一下自己抽出来的强力装备,任索可谓是一本满足——总算是能小小地感受一下装逼的快感。

  任索打了个哈欠,很快睡了过去。

  梦里,又是照顾小怪兽们的一天。

  白天醒来,任索依然是被东承灵摇醒,旁边的乔木依像小熊猫一样抱着他,不施粉黛的脸上挂着安心的笑容。

  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睡醒,任索此时此刻没有多少欲望,反而更多的是爱怜。

  轻吻额头,乔木依马上醒了,满脸笑意地看着他,眼角洋溢出幸福的甜蜜,忽然推着他起床:“你快去刷牙洗脸。”

  “你之前还说月言挑剔……”

  “快点,你看承灵都要嫌弃你了!”

  东承灵点点头。

  等任索好好履行完男友的义务,离开房间的时候,恰好古月言、任星美、林羡鱼以及抱着黑猫的小玖走到门口。

  任索看着外面那一大群人,下意识想关门,然而任星美已经发动「时间漫游」穿进来。

  她冲进来,看见乔木依和东承灵衣服都穿得好好的,十分干净,这才松了口气,转过身将任索压向墙边,质问道:“哥,你怎么从这个房间出来?”

  “这个……”

  古月言狠狠戳了一下他的腰窝,生气说道:“你现在穿的可是睡衣,肯定不是早上过来的,你也不可能比我起得早!索先生,你昨晚在这里过夜?”

  顿时一阵鸡飞狗跳,幸好有东承灵和乔木依帮忙解释,任索才逃过一劫,但也让任索着实感受到什么叫如履薄冰的恋爱。

  唉,真辛苦。

  接下来一天,他们分别游览了中央公园、自由女神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甚至还特意坐船到自由岛里欣赏美猴王战斗过的地方——美猴王就是在这里把天使扎克打得不成人形。

  直到晚上回酒店,陪露娜玩了半小时,大家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任索才忽然想起一件事。

  “承灵,木公子,我的「真理之眼」呢?”

  东承灵和乔木依对视一眼,乔木依从领口扯出一条薄片项链,正是真理之眼。

  “就是它。”任索伸手想拿回来,然而乔木依却将项链塞回领口的沟壑里,笑吟吟地看着他,似乎是想他亲自用手拿出来。

  任索倒是想,但大家都看着呢,只好赔笑一声:“木公子……”

  乔木依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和承灵都觉得,你这个道具非常有用,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嗯,我也觉得。”任索连连点头,这种可以随时侦查任意地方,并且没有代价没有冷却时间的道具,除了无法战斗以外,在很多地方都能派上用场。

  “所以,它是我的了。”

  “嗯?”任索眨眨眼睛。

  “本来承灵也想拿,不过承灵已经掌握了瞬移你的能力,所以监控你的权力,就自然只能交给我了。”乔木依看了一眼其他女孩:“你们也赞成吧?”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任星美和古月言都点头了。

  “小索,我们都知道你那份‘兼职’是多么危险,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希望能时刻掌握你的行踪。”乔木依两眼泪汪汪地说道:“你去月之暗面和迪德拉的时候,你知道我们又多担心你吗?”

  任索还能说什么?他只能点头。

  “而且虽然很难启齿,但承灵对你的掌控力实在太大了,她可以随时将你瞬移到自己床上,而我们却连知情都做不到,这对我们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东承灵辩解一句:“我不会这样做。”

  乔木依问道:“你是不会瞬移呢,还是?”

  东承灵沉吟片刻,决定不跟她一般见识。

  “而且,小索你虽然脑子……但你心肠好,我们真的很担心你被坏女人骗。”

  乔木依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所以真理之眼就交由我来保管,放心,我会好好利用的。”

  “说起这个,小索你有没有办法直接拿回真理之眼?”

  任索点点头:“有。”

  乔木依轻抚任索的脸蛋,轻声说道:“那你最好不要随便拿回它哦,不然我会认为你是陷入危险,或者被坏女人骗了……那我就会马上让承灵将你瞬移回来,以防万一。”

  “当然,我也不会随时观察你。如果我突然想你,我会先给你发信息,只要你在10分钟内主动回复自己在做什么,那我就不会看。

  如果你在家的话,那我大多数时候都会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宁愿视频通话,都不会用真理之眼。

  如果你在跟她们约会,我也不会打扰,我甚至不愿意看。”

  “但你不要从我的眼睛里离开,好吗?”

  明明乔木依的手掌是那么柔滑温暖,明明乔木依说的是怡人心脾的情话,然而任索却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脊椎蔓延全身。

  他喉咙咕咚一声,像小鸡啄米一样猛点头。

  “乖。”乔木依妩媚一笑:“对了,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你昨晚也确实陪我们睡觉。为了公平起见,今晚就轮到你陪月言和星美了,等下洗完澡自己过去吧。”

  任星美摆摆手:“记得穿我给你买的那套睡衣,待会见~”

  古月言冷哼一声:“你可(有)以(种)不来。”

  送走她们后,任索陷入沉思之中。

  所以,从今之后我就没有「真理之眼」的使用权了?

  虽然也没什么所谓,毕竟这个道具在《明日之劫》里也不是常用装备,可以直接用来强化精英修士。

  至于未来的其他游戏,这种纯辅助道具也很少能派上用场。

  跟「聆听耳机」、「求道者之饰」一样,「真理之眼」多半也就只有任索自己用——现在变成乔木依用了。

  但任索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等等,为什么木公子会主动提起补偿妹妹和月言……

  哦呼,怪不得妹妹和月言赞成乔木依的议案,她们怕不是进行了肮脏的暗中交易。

  等等,那我岂不是又多了一个侍寝的服务功能?

  游戏时间又被进一步压缩了,希望这只是一次偶然。

  等等,那她们不就从此就能监控我的生活了吗?

  虽然乔木依表明只要任索表明行程,她就不会打扰,任索也相信她不会滥用,毕竟她已经提前将所有注意事项都跟任索说了。

  但现在乔木依执掌视野,东承灵司掌距离,相互配合,天衣无缝。

  一旦任索发生什么事,例如遇险/背叛,她们就能转瞬即至来救援/抓奸。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固然遇险就有人过来救援这一点是挺好的,但任索总感觉另外一种情况发生的几率会大一点……跟人品无关,纯粹直觉。

  他觉得,自己好像将给自己上吊的绳索交给行刑官了。

  我是不是……被坏女人骗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0943/4746395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