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世界其乐无穷(听日) > 第488章 幸好我看起来不是渣男

第488章 幸好我看起来不是渣男


  “咯吱咯吱(这里这里)。”

  任索发出老鼠一样的声音,正在端详一处座椅残骸的乔木依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去任索那边。

  任索蹲在教堂讲坛上,指着讲坛下方的唯一没被火焰染成黑炭色的黑地板。乔木依凑过去,借助头上破洞天花板漏下来的正午阳光,看见地板上有些许泥土。

  被强化过的「侦探之眼」令乔木依迅速分析这些许泥土的出处:讲坛上除了牧师本人,其他人是不会上来的。就算教堂牧师不负责清洁,也必定会请人天天打扫。这处教堂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当日在教堂集会礼拜也有足足二十多名信徒,肯定不会请不起打扫卫生的钱,说不定就有信徒义务打扫……

  看见乔木依又开始自顾自的进行头脑风暴,任索打了个哈欠,走在教堂的破壁残垣后面,看了看外面有没有来人,为乔木依望风。

  他们现在正在东京足立区一处教堂里,从新宿过来这边光是坐车换线就花了他们一个多小时。

  这处教堂在十五天前就被火焰燃为废墟,火灾发生时还有二十三人在教堂里进行礼拜。如果是单纯的火灾,或许他们一个都没事,然而随着火灾而来的,还有火焰祸乱之源。

  祸乱之源既是灾害的弱点,也是灾害的王牌。在没人能击杀祸乱之源的时候,具有猎杀智慧的火焰祸乱之源封锁了教堂里所有逃生之路。当消防车彻底扑灭火焰,他们也只能找到二十三具被烧成焦炭的尸体。

  幸好教堂离旁边两栋建筑有足够的防火距离,不然火灾会更严重。

  这里似乎已经被警视厅和武魂殿详细调查过,无人驻守,处于规划重建前的弃置状态,外面拉起了封锁线。任索和乔木依来到的时候,看见封锁线外面一块石头前放满了花束,所有路过的人都会低头哀悼。

  他们两个只好偷偷摸摸潜入废墟之中,幸好火焰也只是掀飞了天花板,四面墙只是破了一点,勉强能为他们挡住视线,因此乔木依才能在此调查了足足两小时都没被人发现。

  足足两小时!

  任索心想自己在游戏里不就是‘哔’一下的事,怎么反馈到现实就这么骨感,乔木依发现重要线索还得进行半小时以上的头脑风暴,任索这时候也没法玩手机——手机快没电了,找不到地方充电,晚上还要用呢。

  因此他也只好呆呆站着,心里默默翻动《小索的秘密日记》,看看这里还有没有什么线索——乔木依自己倒是能找到线索,不过玩过游戏的任索很快就将调查点和游戏画面对应起来,便帮助她加快进度。

  任索心想刚才应该将他们的两个关系定位‘父女’才对——他这个老父亲为了让女儿行动顺利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不过任索知道乔木依肯定不愿意喊他爸爸,所以他根本没提出来。

  片刻后,乔木依从讲坛后面站起来,任索松了口气,立马走过去说道:“找到线索了吗?”

  “嗯,找到了。”乔木依右拳放在唇前,一副沉吟的姿态:“走吧。”

  “走……走?”任索眨眨眼睛:“是去吃饭吗?”

  “还不行。”乔木依说道:“我要抓住这股感觉找下去,等下再吃。”

  任索心想游戏里可没这段,无奈答应一声,跟着乔木依偷偷离开教堂废墟。

  然而乔木依却像是痴了迷一样,离开后就在附近居民区徘徊,不停低头查看地面的泥土,甚至还捡起来摩擦碾磨。任索路过饮料自动售卖机的时候给自己买了瓶能量饮料,喝起来像是宝矿力水特,包装看起来也像是宝矿力水特……

  任索认真一看,发现这就是宝矿力水特,仔细看看上面的标识,他发现这本来就是繁樱大冢制药株式会社建立的运动饮料品牌,真名叫‘Pocari·sweat’!

  原来你不是国产的啊?

  跟乔木依走走停停了半小时,具有「洞悉尘世」的任索,忽然感觉后面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巡逻官好像是第二次路过了!

  而且他已经停下来,正眯起眼睛观察他和乔木依呢!

  任索马上拉了看起来就像是在吃土的乔木依一下,没拉动——玛德,大家都是三转修士,为什么你的力气这么大,我拉都拉不动?

  “公子,公子。”任索低声急呼,乔木依这才回过神来,然后任索趁机拉着她离开。

  他们走到附近一处岔道拐弯,离开那个巡逻官的视线后,任索才抱怨地说道:“囡啊,你也注意下影响啊,你现在就要被通缉了,还像这样久久徘徊在居民区附近,警察叔叔会注意到你的……”

  虽然说繁樱人也没有身份证,户籍制度乱的一匹,巡逻官不会喊住他们问他们要身份证,但他们两个生面孔在这里出现本身就很可疑,而且东京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灾害事件,连带着警察们都紧张起来,要是被警察关注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乔木依颇为不在乎地看着任索说道:“怕什么,警察肯定跑得比我们慢。”

  跟乔木依的乐观不一样,现在这是任索不知道的游戏剧情,他反而紧张得连尿意都缩了回去。他看了一眼正在拍掉手上泥土的乔木依,问道:“你刚才一直在找什么啊?”

  “教坛下面出现了泥土,我在找这边哪里的泥土跟教坛下的泥土最接近。”乔木依靠着别人家的一户建围墙说道:“我的法术可以看出泥土间的细微差异,一路找过来,发现这边的泥土最为接近教坛下的泥土。”

  “那……然后呢?”任索歪了歪脑袋,问道:“这里的土比较好吃吗?”

  “我怀疑教堂发生火灾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在教堂,或者在教堂开始礼拜前,就有人进入过教堂。”乔木依说道:“那个人,才是火焰祸乱之源产生的关键。”

  “他脚底下的泥土是这附近的,我们再在附近找找吧。”

  任索看见乔木依嘴唇都干了,心想她好像一大早过来东京这边后也没喝过水,便将宝矿力递过去:“囡啊喝口水吧。”

  “嗯。”乔木依接过能量饮料喝了一口,忽然感觉不对劲。

  “你喊我什么?”

  “啊?”任索眨眨眼睛,他刚才心里思索他们两个关系更像是父女,因此不知不觉就直接当她女儿喊了:“这个嘛,你看,教堂的线索是不是我提醒你的?警察的注视是不是我拉走你的?你渴了是不是我给水你喝?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可以更改为父女……”

  乔木依喝光了剩下的能量饮料,将空瓶子狠狠塞回任索怀里,眯起眼睛看着他,直接转身离开。

  “小索,我们走!”

  任索耸耸肩,看来她是不愿意当女儿了。

  任索看了看附近,也没发现垃圾桶——东京垃圾桶少得超级过分,在繁华商业区都不多见,足立区这边就更少见了。

  他晃了晃瓶子,发现里面还有一点饮料便也打开喝光,看得前面暗中观察的乔木依脸色一红。

  好你个任索,我把你当成闺蜜的老公,你居然想当我爸爸!

  还有那瓶饮料我都快喝光了,你怎么还喝?间接接吻懂不懂啊?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不过任索会主动将喝了一半的水递给她,乔木依估计任索也不会介意这些小节。

  当然,她不知道任索可是连舍友雪糕都舔光的强者,如果说不介意同喝一瓶水是不介意间接接吻,那任索的等级至少是不介意间接舌吻……

  又走了一个半小时,乔木依终于循着线索找到了目的地。

  一处被警察查封的住宅。

  这是一间很传统的一户建,但大门已经被掀翻了,从警戒线外面往里面注视,能看见房子里靠院子那边的落地窗也破碎了一地,玻璃碎片、木屑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垃圾将杂草丛生的院子弄得像个垃圾场。

  任索很肯定,这里不是游戏里出现过的33个调查点之一——他可是刷了那33个调查点几十次,对每个调查点的具体场景都了如指掌,很肯定足立区除了那个教堂外,根本没其他调查点了。

  乔木依静静看了三分钟,转头就走。

  “不进去看看吗?”

  “不用了,我已经看到了。”乔木依轻轻呼出一口气:“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东西吧。”

  亏你还知道要找地方吃饭,任索都饿得想当场表演个魔术‘无中生炸鸡’。不过他感觉好不容易来到东京,第一顿却是吃炸鸡,实在太没仪式感了,而且乔木依也肯定不会陪着他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吃炸鸡。

  他们找了一间吃荞麦面的小店,乔木依点了两份荞麦面套餐,低声跟任索说道:“刚才那间被警视厅查封的房屋,应该就是曾经出现在教堂的人的家。那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恐怕是在家里布置了什么爆炸陷阱,阴了警视厅和武魂殿的调查人员。”

  任索有些惊讶:“那不是战斗造成的场面吗?”

  乔木依摇摇头:“不是,那个人早就走了,估计在其他地方被武魂殿宰了,但也可能还在逃亡……就像我一样。”

  “你怎么叫逃亡呢?你见过谁逃亡身边还带着一个爸爸的?”任索掰开筷子,看了看面前的荞麦面套餐,泛着水光撒了海苔荞麦面放在圆笊篱上,旁边有一杯黑乎乎的汤汁,还有一碗土豆沙拉,看起来还挺让人有食欲的。

  他将冷面放进有汤汁的杯子里,滋溜滋溜地吃起来——好咸!

  还是直接将汤汁浇上去吧。

  话说荞麦面套餐还真的只有面,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么减肥的吗?

  “就你还想当我爸爸?你当我仆人还差不多。”乔木依哼了一声,忍不住毒舌起来:“你就非要确定你和我的关系吗?好!你叫我公子,我喊你小索,我们当然是主仆关系,这样最合理了!你这个仆人当然要为主人帮忙准备饮料、帮忙工作、帮忙看风,理所当然!”

  乔木依刚说出口,心里就有点后悔了——任索这样千里迢迢陪着她到异国他乡,帮她寻找线索洗雪沉冤,她还这样毒舌对待他,会不会惹他不爽生气?

  不过乔木依没想到,她话一出口,任索就噗嗤一声笑了。

  他甚至笑得停不下来,笑得脸颊都出现小酒窝了,非得捂住嘴巴,才没引起其他零星几个食客的注意。

  乔木依愣愣地看着任索,感觉一大块冰淇淋在心里融化了。

  如果任索脸色难看、反唇相讥或者一声不吭,乔木依都有所预料而且能马上说出安抚他的话,但任索这么一笑,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一直习惯用刺来保护自己,也习惯化解他人的还击。现在遇到一个愿意被她刺,甚至还会傻乎乎地开心起来的人,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抿了抿嘴唇,语气温柔地说道:“我骂你呢,你还笑,你这么傻,以后肯定要吃亏……”

  “啊?”

  任索这才回过神来,对哦,刚才乔木依在骂我呢。

  不过乔木依那句‘主仆关系’瞬间让他回忆起游戏的设定。任索忽然发现,‘主仆、木公子、小索’这些设定全都是他自己误打误撞制造出来的,因此才忍不住笑起来。

  这种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的感觉,真是让人又无奈又好笑。

  任索看了一眼乔木依,他现在倒是想好怎么反弹骂回去,不过现在乔木依语气好怪,根本不是想跟他吵架,他也只好将嗓子眼里的话吞回去。

  “那个人,必然与教堂的祸乱之源脱不了关系,或许就是他在教堂放了火,才制造出祸乱之源。”乔木依将自己最后得出的结论说出来。

  任索眨眨眼睛,心想在游戏里,这是慕公子检查完所有线索就能得出的结论,怎么在现实里还多出这么多步骤……不过,游戏机当初能直接省略掉反叛者那八天挂机修行的日子,现在省略了乔木依调查的一部分无聊过程,似乎也很正常。

  “我们走了一天,也很累了。”吃完荞麦面后,乔木依说道:“我们找住宿的地方吧。”

  “住宿?”

  乔木依点点头,拿出钱包看了看,有些为难:“不过我们没有银行卡,没有繁樱手机号,住不了宾馆酒店,而且钱也不多了……”

  繁樱是没有身份证这种东东的,能证明自己身份的,除了驾驶证就是各类印章。但繁樱人要入住酒店,还需要一点凭证的——要么用银行卡刷卡消费,要么留手机号现金支付,外国旅客得用护照登记。

  而小胖子的压岁钱也不多,乔木依买了达摩卡和两张西瓜卡(Suica,东京地铁电车通行乘车卡)后,现在只剩下四万日元。两个人这几天得在东京衣食住行消费不小,撑不了几天。

  但任索却是满不在乎:“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今晚继续调查,说不定就会顺便找到可以住宿的地方……”

  这时候,任索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打个预防针:“乔……公子啊,如果有病人因为被医生救了,因此非常喜欢缠着医生,这是不是很正常的事?”

  乔木依眨眨眼睛,嘴角微微翘起:“那得看看病人是什么人,医生是什么人了。”

  “什么意思?”

  “如果病人是美女,而医生看起来是个渣男,那这就不是正常的事。”乔木依指着笊篱上剩下的一根面条,手指轻轻一划。

  面条随之两断。

  “那种依靠能力来骗取年轻女孩感情的渣男,该杀。”乔木依眼睛笑得像狐狸一样,这是任索最熟悉的笑容,代表乔木依内心孕育着一份随时准备宣泄的恶意。

  糟糕,预防针无法击穿对方的装甲。

  不过,幸好我看起来不是渣男,今晚应该能平安度过……吧?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40943/4138371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