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鬼谋神武(无云之夜) > 第一百零四章 暴力拆迁?

第一百零四章 暴力拆迁?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这个吕得水就是你们S市本地扶持的一个房地产商。明面上是一个合法商人,不过背地里房地产这些搬迁的事情有着太多的黑幕,我就不一一介绍了!而现在,他正在盯着这座孤儿院,至于你们的院长,也已经被请到了吕得水的别墅喝茶,每天有吃有喝,就是不放人……”小雨将手中有的一沓资料递给了徐阳,这是晚上龙组那边传来的。
    对于小雨来说想要调查一个地级市的任何人那简直是不要太简单。关于孤儿院院长的下落,也在利用天网系统后不到十分钟就被彻底分析出来,这就是龙组的强大,整个华夏的信息资源可以任意取用。
    徐阳拿起资料,看到第一页上是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胖子,顿生心生一股厌恶之感。这胖子绝对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无良开发商,而且这家伙为了赚钱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为了拿下孤儿院这块地把院长软禁起来妄图强拆孤儿院。如果这半年多以来不是刘阿姨与王叔一直坚持,怕是这孤儿院早就已经被拆没了。
    “在哪里能够找到这个吕得水?”看着手上的资料,徐阳狠狠的问道。
    虽然他小的时候也知道这个社会十分的黑暗,甚至他曾经为了帮孤儿院多赚一分钱,在十四岁那年就离开了孤儿院自己去外面生活。那个时候的徐阳哪怕手中有多出的一块钱,他都会想着留给孤儿院的其他孩子们,而现在遇到了这样一位为了钱什么都做的无良开发商,他怎么会不恨?
    一旁的小雨则是冷静的说道:“白天那几个混混就在这里,你可以去问问他们,这也是我留下他们的原因!当然,你问完就放他们走吧,毕竟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小混混,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我调查过这几个混混虽然没干过什么好事,但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你也别动手就打杀,不然龙组那边也不好交代!”
    说完,小雨就离开了徐阳的房间。她或许猜得到徐阳接下来要做什么,才在最后离开房间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句,毕竟徐阳身份特殊,要真是一怒之下杀了几个小混混龙组这边还真不好办。你总不能因为几个小混混就把徐阳给抓了?何况抓这家伙那得出动什么实力的异能者啊?
    至于说那个吕得水,小雨掌握的资料看来因为这个家伙直接或间接伤害的人并不少,要真是有什么事情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自然不在她求情范围内。
    出乎意料,整晚徐阳都没有任何的动静,甚至连房间都没出去。在苍穹世界打拼了那么久,徐阳已经太久没有享受到这种轻松的感觉,那种无拘无束自己在这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种家的温馨与踏实感让他睡了前所未有一场舒服觉。
    第二天一大早,当小雨看到徐阳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时,惊讶的嘴巴张的老大,就像是看到怪物一般。
    “你……昨晚,就在房间里睡觉了?”小雨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因为之前徐阳十分着急的从龙组告别,显然是有着急的事情要去做,可这家伙到了孤儿院之后怎么就忽然间变得懒散了。
    徐阳则是伸了个懒腰,开口说道:“好久没有回到这里了,昨晚情不自禁的就睡着了!吃点东西,一会你跟我一起出去办点事吧!”
    对于徐阳说的办点事小雨也是心领神会,毕竟这件事情要是不解决,怕是徐阳也是内心难安。
    早餐在极度和谐的气氛下进行,吃完饭后徐阳又陪小朋友们玩了好一会,这才告诉刘阿姨与王叔自己有些事情要出去办,要出门一趟。
    小雨本来想着要跟着两人,不过徐阳却说这次的事情她不方便跟着,小丽的眼角也只是掩去了一抹悲伤。
    对于这个悲伤的误会,徐阳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谁知道徐阳刚准备走出大门,却被身后的黄毛等人给拦了下来。
    “你们几个有事?”看着黄毛等人拦下自己,小雨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时候一众小混混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最终还是黄毛……狠狠的瞪了绿毛一眼,才让绿毛站出来开口说道:“小雨姑娘,阳哥,昨天晚上我们兄弟开了个小会,研究了一下……我们本来就是这街上普普通通的小混混……也做过一些不咋地的事情……”
    听着绿毛那冗长的陈述,小雨有些不耐烦的甩出三个字:“说重点!”
    “额……”被小雨这么一喝,绿毛先是一个机灵,然后颤颤巍巍的说道:“我们几个想留在孤儿院帮着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咱们几个人是笨了点,可我们不要钱,每天给口吃的就行……我们以前的毛病我们都改……”
    绿毛是越说越没有信心,毕竟他们都是曾经整日游手好闲的主,又有哪个地方愿意留下他们这几个人呢!虽然昨晚他们几人是真心想要“从良”,可人家接不接受那是人家的事情。
    就在一众小混混心怀忐忑之时,小雨接下来的问题却让他们大汗淋漓——吓得腿差点没软在地上。
    “你们是真的决定不跟吕得水混
  了?还是说又起了什么新道道?我劝你们善良哦……”说着,小雨还对着空气挥动了两下自己的小拳头。
    “呵呵……那个小雨姑娘……您都知道了……那个吕老板跟我们,那就是一种不牢靠的合作关系……而且我们也……”黄毛一听到小雨直接说出吕得水那轻松的样子,当下就知道自己兄弟几个昨晚的决定怕是对了,只不过支支吾吾之间一时竟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了,我不在乎你们曾经做过什么!但是从今天开始,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对孤儿院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不然,就算小雨求情我也不会对你们手软!”站在一旁的徐阳冷声说完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黄毛等一众混混心中颇有些郁闷,从昨天他们就好奇这阳哥到底是个什么人,就从刚刚的那个语气这人怕是比这小雨姑娘还难缠吧!
    “呐,你们都听到了,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后别再做坏了!不然,可能连我都救不了你们哦……”小雨说完也蹦蹦哒哒的跟着徐阳离开,只留下黄毛等一众小混混在风中凌乱。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自己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呢?
    就在这些混混们陷入混乱原地思考的时候,外面却是响起了一阵机械的轰鸣之声。向大门外一看,不知何时孤儿院的一侧院墙旁已经停了一辆挖掘机,正准备进行强拆!
    “糟了,兄弟们操家伙!”一看到这台挖掘机黄毛立刻意识到事情有些大条了,怕是吕老板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准备玩硬的,可自己等人现在……没办法只能硬上!
    几名小混混在孤儿院的小广场上找了几条拖把棍子,快速向抓钩机所在的院墙方向跑去。
    那侧院墙的外围是一片工地,那辆挖掘机很明显就是从工地方向开过来的。等黄毛等人赶到,那堵院墙已经被拆坏了十多米的距离。
    “停,快给老子停下来!在不停下来,信不信我砍了你……”刚一进前,黄毛等人就看到王叔手拿菜刀几乎站在挖掘机的下方向开着挖掘机的师傅怒吼道。
    挖掘机的一旁还有一堆手持各种工具的工人,显然这些家伙就是准备强拆,不过看到王叔手中的菜刀挥舞的毫无章法,一时间还没有上去。
    “王叔,我们来了!”
    “王叔,跟他们拼了!”
    黄毛带着一众小混混赶忙站在王叔的身旁,一个个警戒的看着前方的挖掘机与下方的工人,一时间气氛变得剑拔弩张。
    对面的民工一个个手持铁锹搞钯,也是来势汹汹,配合上一辆挖掘机颇有一种现代化战争坦克配步兵的感觉。
    倒是孤儿院这边显得人丁单薄,只有王叔跟黄毛几人。就在巨大的声音传开,很快刘阿姨也赶到了现场,不过她身后还跟着坐在轮椅上的小丽与一众迷茫的小孩子们。
    “带孩子们离开这,这里有我呢,不会有事的!”正在与挖掘机僵持的王叔对着刘阿姨嘶吼道。
    眼前这样的场面虽然刘阿姨还想说些什么,可一想到这些可怜的孩子,她只能压住了心中的想法想要带孩子们离开。
    “刘阿姨,他们为什么要拆我们家的墙啊?”
    “是啊,刘阿姨,那些叔叔是不是坏人?黄毛哥哥正在打坏人啊……”
    小孩子们一个个天真无邪的问题让刘阿姨不知如何回答,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一旁的小丽说道:“小丽啊,这些孩子都听你的话,你劝劝他们都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小丽这一刻早已经双眼模糊,泪水在眼中打转迟迟没有出来。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何这些人要破坏他们的家,这里是他们生活的最后希望,这些无辜的孩子们,还有大家一直以来的努力,就是想给这些孩子一个家,可为什么这样的一个要求就永远没有不能被满足呢?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轮椅上的小丽一反往常温柔的样子,整个人声嘶力竭的嘶吼道。
    啪!
    一双厚重的手温柔的拍在小丽的肩上,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放心吧我的妹妹,这里有哥哥在,谁也不能破坏我们的家!”
    这熟悉的声音,这厚重的手掌,小丽用手紧紧握住大手,眼泪止不住的狂涌道:“哥……呜呜呜……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家……”
    “放心吧,马上就没事了!”徐阳给了小丽一个安心的笑容,向身后的小雨说道,“照顾好我妹妹!”
    说完,徐阳大步流星的走向挖掘机所在的位置。小雨则是开始安慰哭的像是泪人一样的小丽,并警戒着肯能会冲过来的危险。
    来到挖掘机下,徐阳先是开口对黄毛等人说道:“你们带王叔先离开,这里交给我!”
    “小阳,他们人多势众,咱们都留下一起也有个照应
  !这时候王叔要是走了,那就是不仗义!”王叔手拿菜刀俨然一副赴死的样子说道。
    一旁的黄毛等人也准备说些,却见徐阳轻松的微笑着说道:“放心吧王叔,这些都是小场面,我一个人应付就好了!你们去后面休息一会,今天这事情只是一个开始……”
    徐阳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叔就感觉眼前一晃,徐阳已经把他手中的菜刀夺走,然后给黄毛等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带着王叔离开。
    目送了王叔回到安全的位置,徐阳这才站到了挖掘机下方看着前方二十多名凶神恶煞的工人开口说道:“你们是一起上呢?还是一起上呢?”
    藐视啊,红果果的藐视!
    坐在挖掘机中的司机大喊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干嘛的,今天这事你最好别管,不然哪天出了车祸都不知道!”
    这些人搞点强拆恐吓恐吓还行,要真说动手杀人还是不敢的。可这些家伙也知道他们身后的势力,所以办起事来也是肆无忌惮。
    对于挖掘机上五官扭曲的这位中年人喊的话,徐阳只是回了他一个冷眼,然后开口说道:“我时间紧,不想跟你们浪费时间!一起上吧!”
    泥菩萨还有三分气,这一刻人多势众的工人搞事团队已经彻底被徐阳激怒,一名领头人直接挥舞着铁锹像徐阳的肩膀砍去,大喊道:“兄弟们,给这家伙打成残废,医药费吕老板出!上啊!”
    “上啊!”
    一众手持各种铁锹搞钯的工人纷纷向徐阳冲来,手中的家伙五花八门,攻击徐阳的位置也是各有不同,一看就知道这些家伙日常也有那么一些配合。
    后方看着这一幕的刘阿姨等人已经吓得双腿发软,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人真的如此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围攻徐阳,还口口声声说要把人给打残废了,这简直就是黑恶势力啊!
    “松开……我要上去帮小阳……你们不……”
    激动的王叔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人生中最为不敢相信的一幕。
    任凭那些铁锹搞钯如何攻击,不论是多么刁钻的角度都不能够伤徐阳的分毫,而且会被徐阳极其自然的躲避开来。甚至这些人会因为彼此之间配合“默契”,徐阳躲避及时,造成自相残杀!
    没错,就像刚刚两个那铁锹的人从不同方向攻击徐阳,结果徐阳脚下用力身子一侧,很轻松的躲开了两把铁锹,结果这两人却是劈在对方的身上,一个劈在胳膊上带起一尺来长的口子,一个劈在对方的大腿上,鲜血直流。
    血腥的场面一出现,刘阿姨也管不了那么多连忙拉着孩子们离开,就连小丽也意识到情况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起码阳哥是能够对付这些人,便开始帮着刘阿姨哄孩子们离开。
    徐阳与这些农民工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只是五分钟徐阳完全躲避的操作就把这些人搞的伤亡惨重。二十多人里面有十多个都是鲜血淋漓,当然这可不是徐阳干的,而是他们互相之间配合不好造成的。
    “你……你是什么人……你……别过来……”为首的一名工头看徐阳已经如同看魔鬼一般,说话都已经磕磕绊绊。
    围攻徐阳的工人越来越少,徐阳则是面带笑容的看向这名工头,开口说道:“怎么停了?你们不是说要打残,你们吕老板不是很有钱吗?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给你们吕老板打电话告状吗?”
    工头看着眼前这恶魔的微笑,忽然感觉对方视乎说的很有道理。连忙掏出手机就给吕老板打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对面是一个慵懒的声音开口说道:“怎么样,是不是那帮家伙被你们吓跑了,孤儿院的地已经可以成功拆迁了?”
    电话并没有开外响,不过徐阳却是轻松的听到了电话另外一头的声音,就在工头准备汇报点什么的时候,他却发现徐阳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一把将电话夺走。
    “喂,约个地方咱们见面谈谈吧!”抢过电话的徐阳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是谁?”电话另一头的人非常诧异的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吕得水,我也知道你做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相信我,只要我愿意,你所有的黑历史会在五分钟内送到警察局,你会在一个小时内被捕。约个地方让我们谈一谈吧,毕竟我这个人并不喜欢暴力解决问题……”徐阳这次说的比较多,而且相对更有耐心一些。
    只是电话另外一边的人却是明显很不耐烦的说道:“你找错人了,再这样我挂……”
    “放了软禁在你XX别墅的徐鸿光,我还可以给你留条活路,否则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听到对方还不想承认什么,徐阳直接报出了院长的名字,并说出了一个准确的地址。
    良久,电话那头才回复道:“12点,旅顺街老墨饭馆……”(https://www.xshengyan.com/book/140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