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之异能进化(苍穹之光) > 第七百六十七章 公开处刑

第七百六十七章 公开处刑

        岗多拉贡部落中,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人,不单是本部落的人,甚至于其他两个部落的成员都遵从大祭司的召唤来到这里,原本有些宽敞的空地中人满为患,大家都仰着头,看着上方被高高吊起的叶暝。

        坚固的藤条将他全身牢牢捆住,吊在半空中,他已经被吊了一天,当然了,他现在的身体就算是吊上一个月估计也不会死。

        这就是那个叶暝吗?

        是啊,听说他是被魔鬼附身,宣称什么从外面世界来。

        可恨,骗子!应该杀了他!

        对,杀了他!人们纷纷扰扰的议论声不断传入叶暝耳中,他的目光越过一张张陌生的脸孔,看向那些他帮助过的人,那些被他从死亡边缘解救过来的岗多拉贡部族成员,然而他所到的,唯有一张张充满厌恶,仇恨的脸

        ,那些前一天还在与自己把酒言欢,对自己千恩万谢的岗多拉贡族人,现在眼中充斥的只有对他的杀意。悲哀,叶暝从未有一刻有如此的悲哀,他并不恨那些人,他只为他们感到悲哀,他们并非没有感情,不懂感恩,可是当他们的思想被谎言束缚,当他们愚昧地遵从着大祭司的命令时,叶暝从心底为他们感

        到深深的悲哀。虽然他们身上没有绳索捆绑,但他们的心灵早已失去了自由,他们的灵魂早已被牢牢束缚。

        嗒,嗒大祭司缓缓穿过人群,所有人都恭敬地为他让开了道路,他不紧不慢地走到叶暝下方,满意地抬头看了看。

        大祭司!叶暝对着众人高声道,只是一个骗子!他口中的神灵根本只是一个普通人,所谓的圣山,也只是一个古老的遗迹!他一直都在欺骗你们,他只是一个杀死自己父亲与朋友的败类!胡说!一块石头砸在叶暝脑袋上,那是一个年幼的小孩子,他怒气冲冲地盯着叶暝,好像叶暝是他的杀父仇人。看着他的脸,叶暝想起来,那正是他解救的那批妇女儿童中的一员,孩子的父亲为了感谢

        他,还亲自带着妻儿来道谢。

        我没有叶暝的话还没说完,石头从四面八方袭来,这些石头打在身上虽然并不疼痛,但叶暝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惆怅无奈。

        打死他!打死这个恶魔!

        居然还敢污蔑大祭司,该死!

        打死!

        看着那一张张愤怒的脸,回想着他们曾经也拥有的真诚的笑容,叶暝只能轻叹一声:真是可悲啊。

        可悲?大祭司冷笑起来,没想到你居然还有闲心去管别人?

        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做自我幻想的神灵,开心吗?叶暝冷言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灵,而你却要拼命去伪造一个不存在的幻象。哦,我忘记了,在你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一套了。

        看了点儿以前的老东西,你就自以为很了解我嘛?大祭司似乎被叶暝的话戳中了痛处,你根本不懂,你什么都不知道哦?你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吗?叶暝毫不留情地道,想要解释什么,掩饰什么吧,何必呢?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只不过是一个贪恋权力,又胆小如鼠,冷血卑鄙的小人罢了!我就奇怪了,蜀山明明有更好的基因改造药水,你为什么不与蜀山交易?难道你甚至都不敢与联络站接触?难道你害怕他们会看穿你的来历,然后顺着你找到这片丛林,去夺走你苦心经营多年的地位?哈哈哈哈!叶暝扬起头来大笑,笑得身子在半空中阵阵晃荡,岗啊岗,我这辈子还没见过你这么可笑的人,不,已经不是可笑,而是可悲了吧。明明那么贪恋生命和权力,却连这点儿勇气都没有,小心翼翼地畏缩在自己的窝里,

        自欺欺人地扮演着统治者的角色,我说你啊,每天装成这叼的一逼的样子,你不累吗?

        叶暝!大祭司咬牙切齿地一顿拐杖,你找死!

        愤怒地喘了几口气,大祭司的脸色突然又变得得意起来,他压低声音道:那有怎么样呢?最后的胜利者永远是我,是我!是吗,你自己以为胜利了吗?叶暝鄙视地道,苟延残喘地活着,就是你眼中的胜利吗?他的目光扫过那一个个族民,你不可能永远束缚他们,既然你接受过知识,那就应该知道,人类的思想也许会被

        禁锢一时,但绝不会被永远禁锢!你现在所做的,只是你父亲当年都不屑于做的事情罢了!他如果算得上人类的脊梁,那么你,就是人类族群最可悲的渣滓!

        好,好好好,没想你小子还挺牙尖嘴利的。大祭司怒极而笑,你厉害啊,你心胸宽广,那我就让你彻底绝望!说着,大祭司对着周围的人道:来人,把东西抬上来。

        难道你还要给我上刑?我可告诉你,我可是连贲龙城天牢十八种刑罚都尝过的人。叶暝笑嘻嘻地道,然而看到几个大汉嘿哟嘿哟抬出来的东西,叶暝顿时脸色一僵。

        那是一块坚硬的大石头,石头中央被凿空,里面灌满了水。

        我你妈叶暝嘴角的肌肉扯动了一下,大祭司看着他的表情,得意地道:怎么样,笑不出来了吧?

        这大祭司居然一下便找到了叶暝的弱点,刀斧未必能破开叶暝的防御,可是将他闷在这水里,却能慢慢地闷死他。想要淹死我?可笑,你不知道我已经进化出了在水里呼吸的腮吗?叶暝强行一脸镇定地吹逼。大祭司愣了一下,似乎真的被叶暝唬住了。片刻后,他噗嗤一声笑出来,你真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蠢话吗?

        将水缸搬到叶暝下方,大祭司掏出一把小刀,来到吊着叶暝的绳子前。多谢你帮我通过了试炼,不过可惜,我从没有准备送你出去,况且你知道了这么多东西,那就只能请你去死了。他挥起刀,正要砍

        下去,突然眼珠一转,嘴角浮起阴险的笑容。

        就这么弄死你,太便宜你了。大祭司转过身去,对着人群高声道:岗巴,出来!

        大祭司!你这混蛋!叶暝顿时知道了对方的险恶用心,奋力挣扎起来。

        一个身影从人群中走出来,岗巴唯唯诺诺地来到大祭司身前,后者将短刀递了过去,来,由你下手,处死这个家伙吧。

        接过短刀,岗巴抬起头来看了叶暝一眼,似乎有些犹豫。

        岗巴叶暝沉声道,你也相信他这一套吗?你也认为我在说谎吗?

        我岗巴脸色纠结。大祭司凑上来道:岗巴,你在干什么,动手啊。

        动手啊岗巴,不要浪费这个荣耀的机会!

        为了神灵的荣耀,动手啊!周围的族民纷纷高喊道,岗巴紧紧捏住手里的短刀。

        抬头面对着叶暝,岗巴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他轻声道:对不起手起刀落,绳索被斩断,叶暝的身躯噗通一声,没入水中。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37436/306589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