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峨眉祖师(油炸咸鱼)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剑之名(中)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剑之名(中)

  “出世时,阳剑叫做天烛,阴剑叫做天厌,照亮世间与厌弃世间;百剑拼杀之后,阳剑叫做烛照,阴剑叫做幽荧,是最原初的明与晦;直至过去崩溃,当世爆开,阳剑更名为神钲,阴剑更名为玄阙,象征天之钟鼓与极远幽北,合一正是混沌天地。”

  “两把剑越来越靠近彼此,从混沌中分开,从势不两立到渐渐融合为一,重新扭转更替。”

  李辟尘舞剑,带起钟鼓轰鸣,神钲一震,九域来同!

  骸骨古帝出剑,带着晦暗高阙,上不可见顶,高耸惊世!

  剑错而交!

  无声的巨响,辽远的粉碎,光阴开始错乱,无秩序的未来不断涌出,这一剑之下出现的未来不计其数,双方在交战,在击溃,在阻挠,都不愿意让对方占据制高点。

  李辟尘见到这一幕,心中计较,东皇钟落下,大尧的力量再度被磨灭一片,而那骸骨古帝却因为玄阙剑的刺激而爆发,仿佛世间怨恨的集合体,一起在吞吐暴烈的憎恶。

  岁月中的火焰被抹掉,但是憎恨却不会因为世间的推移而消失,它们永远聚集在某些地方,譬如山间的荒庙中,譬如溪水下的白骨内,那冷冷清泉,昭昭青天,都是它们的载体。

  岁月不可更易,有损但却不失,光阴不可磨灭,寄托但却不隐。

  李辟尘目光猛地一肃,手腕一翻,玄古高天上顿时星河溢满!

  清静止境中万星来助,光汇天阿,天阿自行斩出,诸大圣有人开口嘲笑,言那神通之剑如何能与这玄阙媲美?

    “想要阻拦,起码也要上世间三剑才行!”

  有人摇头,但此时李辟尘则是道:“那便如你所言!”

  天阿散去,那斩落的一瞬间,化作“巨阙”!

  轰——!

  过去未来无物可挡,巨阙虽然之前消失,但此时出现一瞬,依旧威风不减,世间第四剑又如何,后来者不过应劫而生,三剑压世之时,可不见第四剑出来耀武扬威!

  巨阙一剑斩落,帮助神钲抢到上风,世间三剑级数的兵器都是互相制衡,如果以二击一,那必然造成那“一”为劣势!

  如当年巨阙与轩辕拼杀,如果青萍出世横扫,那二剑必有一剑落败,这是可以想象到的常识!

  只是斩落一瞬化作巨阙,紧跟着清静止境破碎,天阿崩毁,但这也已足够,那神钲剑顺势而压,玄阙剑崩开一道巨大豁口,被巨阙直接劈掉,转瞬落入下风!

  憎恨的火焰升起,无量的光明浩荡!

  玄古混沌,天冥战栗,徐甲眼中的火焰跳动着,冷冷且无声的注视着这一切。

  直至第三道名字,在各自施展过神通之后,渐渐隐没,取而代之的,以不甘心的玄阙为首,则正是第四次变化。

  正如荡剑天尊所言一般,这第四次变化,更名改易,依旧没有到达尽头。

  神钲改易,名为鸿灾!

  玄阕改易,名为闇世!

  巨大的灾祸与昏乱的时代!

  荡剑天尊眼中有流光转动,心中计较:果然正在向着混同为一变化,世间的阴阳晦明其实都是一个样子,光华炽则世间大旱,晦暗深则世间大潮,皆是同理。

  这第四剑本就没有救世的意思。

  两剑重新交错,李辟尘占到上风,那第五剑化为鸿灾,一斩之下地碎天倾,玄古之地被破开,这般灾祸绵延到诸世,明明是在大道之剑挥剑,但此时,所有还存在的人间与天域,同时发生了天崩与地震!

  天域撼毁,人间震碎,诸仙山宗门倒塌,诸神山盛景崩涸,那些修行之人仓皇逃窜,不明白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那些寻常百姓更是如此,这一剑下去便杀了不知道多少生灵!

  “你疯了!”

  有大圣护佑住天域,惊骇的大吼,依照他们的认知,李辟尘此人最是贵生,万万不可能做出屠戮之事来,但此时他就是如此做了,那一剑挥下去居然毫无犹豫!

  “错,不是他疯了,而是那些崩毁的地方,都是天尊手下剑光可至处!”

  有大圣看出端倪,鸿灾一剑虽然锋锐恐怖,但崩碎的地方,皆是荡剑天尊可以庇佑之地,新旧之世交替,那些众生死去其实并不曾真正死去,李辟尘这一剑看似杀生,事实上.....

  “借我之手让那些众生在新世复苏?”

    荡剑天尊面现不悦,他成就天尊,已然完成与太上逍遥的约定,不再归属于他的棋子,那一次的大幕已经落下,世间无人再可操纵他,但此时,一尊小小的大圣,居然在他面前搬弄未来,然而他身为天尊,居然还不得不接下!

  “贸然增加新世原初生灵,那与旧世又有什么区别,新世众生从山乡中复苏,这些此时死在鸿灾剑下的生灵也会复苏!”

  有神人一语道破,心中居然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那天尊吃瘪,古来罕见之事,此时一步变故,步步皆是变故!

  鸿灾巨变,导致罗天开始崩碎,而闇世剑慢了一步,此时如果以闇世斩杀时间,那么昏暗幽远之穹天便会吞噬一切,此时才是真正的旧世众生覆灭,不可复苏,但它慢了一剑,于是一剑慢,剑剑事事皆慢。

  且最重要的,还是处于下风。

  “结局已经注定了!”

  东皇钟敲打,不断磨灭大尧的法力,骸骨帝君奋起又衰弱,手中的闇世剑已经爆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它感慨这尊骨骸的无能,惊讶于李辟尘的那种手段,同时发现了最关键的一点变化,那就是每一次的剑刃交接,它必然会被斩灭一点力量。

    一次不足以道,但积累久了,聚沙成塔,便是直接被削弱了一大截!

  “嗡——!”

  闇世剑的震颤与不甘心越来越响亮,此时它的剑名开始变化,那种负面情绪爆发,天冥之门内,忽然有一种力量渗透出来,仿佛是得遇生天,逃出牢笼一般,瞬间汇入闇世的剑躯之中!

  世间第一大苦!

  被封在天冥之后,处于南柯之乡中的第一大苦,终于找到了摆脱孔丘那个衰崽的办法,它乘着刚刚鸿灾与闇世劈杀,崩裂出的天冥缺口渗透而出,那极阳般的辉光补入闇世剑中,后者顿时为之一震,并且带上一种冥冥般的古老之力!

  “世间众生,何来求问,知晓求不得也!”

  那虚天之中居然响彻声音,分不清男女,乃无性的大道之声,随后闇世更名,一剑击退李辟尘,从玄古天冥前将他在刹那转眼,镇压到世间尽头!

  “闇世已退,新芒曰名,乃唤‘太冥’!”

  剑压玄古,李辟尘被挤入世间尽头,身受万重镇杀,但却并不慌乱,而是微微点了点头。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35239/4747171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