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前任[快穿](纪念思) > 35.女皇与丞相1

35.女皇与丞相1


        米思有意识的时候,她正端坐在龙椅上上,  底下一群紫黑绿吵的不可开交。

        太阳穴隐隐作痛,  秀眉一皱,沉声道:“别吵了。”

        朝堂上顿时鸦雀无声,  众大臣互相瞪了一眼,气愤地甩了甩宽大的衣袖,对着龙椅上不悦的女王大人俯低眉。

        目光在满堂紫黑绿的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定格在第一排左边清雅出尘的男子身上,  米思靠在椅背上,  右手放在扶手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君心不可测,  谁知道这位年轻的帝王在想什么。

        “左相,  说说你的看法。”

        被点名的男子有些惊讶,  他朝米思拱了拱手,温润的脸庞泛着玉石一般温润的光泽,  缓缓说道,  “江南洪涝不容小觑,  臣以为理应尽快拨款镇灾,就百姓于水火之中。”

        米思在他清雅的眸中看出了一丝希冀。

        “陛下,  现在国库亏空,  玉华殿尚未完工……”一位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急急地阻止。

        这幅长相一看就是大奸臣的代表。

        “玉华殿……”米思眯起眼睛,轻轻咀嚼着这个字眼,  然后在大奸臣希冀的目光不甚在乎地笑了笑,  朱唇轻启,  轻轻吐出几个字,  :“那就不建了吧。”

        错愕……

        众大臣看米思的眼神。

        “户部尽快拨款赈灾,尚书李傅前往灾区监督救援,尽快。”

        “臣遵旨。”李傅面上有些激动。

        有些人还想说什么,被米思凌厉地眼神压回去了,她淡淡地摆摆手,“今天就到这里吧,退朝。”

        “吾皇万岁万万岁……”

        走出殿门,几颗墙头草就倒向了叶听炎身边,今天几位大臣吵了那么久,左相一句话就让女皇定了主意,这日后女皇会不会重新重用左相还不一定呢。

        “左相,您最近身体还好吗?”

        世人皆知,当朝左相,国士无双,年少成名,十七以一篇《谏女皇十思疏》被女皇陛下钦点为状元,短短两年坐上丞相之位,这其中有何□□先不说,左相治国之才确实无人能比。

        奈何天妒英才,左相天生患有心疾,心疾这种东西,搞不好哪天就一命呜呼了,这也是他至今未娶的原因。

        “无碍,多谢张大人关怀。”男子浅笑,如沐春风。

        这名男子就是米思此次任务的对象,叶听炎,当朝左相。而米思的身份就是当朝女皇,先帝情深,一生后宫只有先皇后一人,先皇后体弱,只为先帝生了一男两女。

        大皇女生性木讷,不善言辞,虽勤奋努力但天赋不足,二皇女生性风流,喜好美男,十六岁开始养面,而唯一一个儿子放荡不羁爱自由,喜好结交江湖人士,五岁那年修书一封跟着一位隐士闯荡江湖去了,一去十年,再回来时只觉得坐在这龙椅上就像坐在钉子上一样。

        先帝无奈,只好把皇位传给相对比较靠谱的倒霉催的二皇女。

        而原主正是这倒霉催的二皇女。

        二皇女当了皇帝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后宫美男三千,但人家女皇把天下治理的井井有条,也没人敢说什么。

        某种意义上,叶听炎曾经也是女皇后宫之一。

        叶听炎十八岁高中状元,原主先是惊叹于他的文章,殿试初见,惊为天人,一见倾心,臭不要脸地追求了半年之后,终于把天人给强了……

        之后原主再也没有踏足后宫,每次早朝看着女皇与丞相眉来眼去,眼里冒着粉色的泡泡,众大臣心理阴影不是一般的大,女皇猛如虎,连病弱的丞相都不放过。

        两人恩恩爱爱过了一年多后,不知原主听信了什么谣言,突然间对叶听炎冷若冰霜,转而投入一名叫王睿的男子怀中,听说女王微服私访途中遇刺,这位男子拔刀相助,结果女王就把她的救命恩人拐回了宫里,宠冠后宫。

        叶听炎在原主把王睿带回宫以后曾经劝过她,结果原主恶语相向,三言两语就把人家得卧床一个月,从此你是君,我是臣,再无瓜葛。

        后来叶听炎辞官,带着新婚妻子归隐山水,原主才意识到她失去了多么一个重要的人。

        米思头疼地坐在御书房里,这次给的记忆疑点重重,叶听炎什么来历,原主的记忆告诉她叶听炎是江南普通商贾之家的庶子,可是他周身与生俱来贵气怎么可能是一介商贾家庭所能熏陶出来的,明明那么清高的人怎么会接受原主的追求,以他的聪慧明明可以用一千种手段逼原主知难而退……

        “陛下,王公子求见。”她身边的李公公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女皇已经好几天没踏足后宫了,实在有些反常。

        “让他进来吧。”

        在她没去后宫的这几天,赵钱孙李等公子都来求见过,只有这位王公子没来过,现在终于沉不住气了吗。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渐近,来人小麦色皮肤,身形高大,宽肩窄腰,完美倒三角身材,隔着一身玄色的衣袍仿佛能看见他达的肌肉,他眼眸深邃,剑眉斜飞入鬓,薄唇轻抿,刀削般的侧脸棱角分明。

        “草民参见陛下。”他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喉结上下微动,很性感。

        他属于力量型型男,与叶听炎截然相反的风格。

        原来原主好这口啊,米思眯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王睿剑眉轻皱,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米思捕捉他脸上的神色,轻笑,“起来吧。”

        他不卑不亢地直起腰,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谄媚。

        米思原主可能喜欢这种想让人征服的男人,他越是拒绝,她反而愈挫愈勇。他也不说话,站在她面前腰背挺直,跟站军姿一样,米思看着都累。

        “你来找朕有事吗?”

        他眼神闪躲,好像有些羞于启齿,吞吞吐吐支支吾吾半天米思知道了个大概,后宫的其他公子见米思这几天有些反常,又不肯见他们,所以求着他来看看她云云。

        几句话就让米思判断出他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人,她放松了警惕,对他说道:“你回去告诉他们朕无碍,这几天公事繁忙,让他们不要再来了。”

        “是。”

        看他犹豫的表情,米思知道他还有什么话想说,“怎么了?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他迟疑了两秒,看着米思今天一脸好说话的样子,才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听说陛下打算停建玉华宫?”

        这个女人向来不喜欢他们这些人干涉朝政,张公子曾经不经意一句让她听见了,就被打了二十大板。

        米思点点头,“如今江南水患,灾情尚未稳定,国库亏空,玉华宫建不得了。”

        面前这个男人激动地脱口而出,“草民以为陛下做的很好!”

        米思奇怪地看着他,王睿冷静下来之后才惊绝自己说了什么蠢话,他顿时羞愧地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留下一句“臣告退”落荒而逃了。

        米思摇摇头,还真是一个耿直的人呢。

        看到叶听炎第三天告病假的折子时,米思打算亲自去丞相府走一趟。

        刚入冬就格外的冷,凛冽的北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米思穿着厚厚的棉衣,外面又披了一条雪白的貂皮大氅,还是觉得冷风直往衣服里面钻,冻得她手脚冰凉。

        米思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进门也没让管家同传,半路上截了下人手里端的药来到书房,在门外就能听见里面传来的阵阵轻咳,米思扣了扣门。

        “进来。”因为咳嗽,原本温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

        推门而进,虽然燃着火炉,屋内的温度比外面高不了多。

        “先放在那里,我一会儿喝,你先出去吧。”桌案前的男子专注于手中的公文,面带沉思,仿佛遇到了什么难题,秀丽的眉峰微微隆起。

        米思把药放在他面前,轻声说道:“还是现在喝吧,一会儿就凉了。”

        叶听炎抬起头就看见她未施粉黛的脸庞,素衣白袍,比起朝堂上的她,少了几分凌厉,多了一丝清丽。

        他欲起身却被米思按下,“听炎不必多礼,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

        叶听炎有一瞬间怔愣,再次听到她唤自己的名字有些恍然,只觉物是人非,叶听炎暗笑自己敏感,那些往事他早已释然,“臣无碍,只是前天着了风寒,有些咳嗽,怕把病气传染给陛下就没去上朝,劳烦陛下跑一趟是臣的不是。”

        他的目光温和,高雅中又带着一股旷达,他是真的已经释然,还是隐藏的太深。

        “听炎客气了,赶紧把药喝了吧。”

        “是。”

        米思绕到桌案前,拿起桌子上的图纸看了看,上面画的应该是某座城市的地形地势,大大小小的河流纵横交错,其中几处用红色的朱砂做了标记。

        “你这是在研究如何疏水吗?”

        叶听炎泡了一杯茶端过来,“嗯,护城河再往南到达淮岭时就被堵住了,水流不过去,城内仍是一片汪洋。”他叹了一口气,满目忧思,“陛下,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米思接过茶杯,轻抿一口,茶香顿时在空中弥漫开来,“把护城河里的水往旁边的河流引呢。”

        叶听炎摇摇头,“不行,附近几条河流不能承受如此巨量的洪水。”

        “那绕到城后呢,把洪水引到x城,经过x城排出……”这好像是唯一的办法。

        “可以是可以……”叶听炎面露难色,“只是这样需要花费更多人财和精力,国库……臣还是再想想办法吧。”

        米思知道她想到的他肯定也想到了,只是近几年收成不好,原主又建玉华殿,国库的钱根本不够用,米思想了想,计上心来,“立刻吩咐下去,就这样办,钱财不用担心。”

        米思又嘱咐两句就离开了,叶听炎一直都以礼相待,神色坦荡,倒显得她的心思有些龌龊了。

        晚饭的时候,叶听炎觉得今天的粥十分对他的胃口,清新润肺,甜而不腻,一碗下去觉得干疼的喉咙好了许多,他不由得问了一句,“今天的粥是哪位厨子做的?”

        “回公子,做粥的方法是陛下走时留下的,吩咐奴婢晚饭做给公子。”

        叶听炎轻笑,“她倒是有心。”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22898/264102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