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收集末日(晶晶小魔仙) > 第八百四十九章 溯洄五千年

第八百四十九章 溯洄五千年

  南瞻部洲。

  帝俊的【混元河洛大阵】败了,也不得不败。

  双方的阵法势均力敌,只能依靠阵中人的战斗增加己方优势,,但“红尘客”同“天兵”间的战力持平,各自乱入的参战者的总体实力也基本相同,因此陷入了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混战。

  而混战之中若是有人阵亡,【混元河洛大阵】这边是灵基回天庭的英灵殿等待复活,而【万仙阵】则以猴毛替死,返回休整之后入阵再战。

  所以,这场对决乍看起来是各自阵法供能本领的比拼,谁坚持的更久,谁就能赢,而为阵法提供的灵力,两个大罗金仙自然要比单独一个提供的更多。

  这确实是典型的帝俊想法,而阐教那两个倒霉鬼正好撞在枪口上,什么都不知道就做出承诺,然后当了电池。

  但问题在于,乌云仙除了一开始对帝俊撂过几句狠话之外,根本没出过手,【万仙阵】的灵力全都靠猴哥的猴毛来支持。

  这时候,就不是拼灵力而是拼底蕴了,天庭这边的战损上限是十万,而猴毛……普通人的头发就有十万根,更何况满脸满身是毛的猴子?

  原来他始终不肯化形为天生道体是在这等着呢?

  这两座大阵分出胜负之后的景象也非常惊人:【万仙阵】那边混沌一片,各种狂暴元素肆虐,而且有巨大的太极、两仪、四象缓缓旋转的天空瞬间扩张,将【混元河洛大阵】这边蓝天白云、古老质朴的天空与地面像墙面粉刷一样直接“刷”掉。

  我原本还严阵以待,就等着这两座大阵即将引发“灵气窒息”时再出手阻止的,结果竟然完全没有动静,【万仙阵】似乎把【混元河洛大阵】给直接吃掉了一般,一丝灵气都没有外漏,更勿论什么“灵气窒息”。

  战败后,帝俊完全没有沮丧的表现,只是丢下一句“这次是你赢了”,就直接奔斟鄩而去。

  鉴于他没有顺便来瞧瞧我这个“女儿”,我已经将他逃走的画面截图,并配上了“溜了溜了”的文字,准备找机会“打印”出来给我那些金乌兄弟们瞧瞧。

  嗯,言归正传,这么一来,可能引发灵气窒息的时机就只剩我这里的穿云关之战,和斟鄩的最终决战——不,也有可能是夏朝倾覆,天庭崩塌引起的。

  最后一条不论,其他情况下的“灵气窒息”都是战斗烈度太大引起的,那么,只要像之前三关那样,搞成动静挺大,但结束很快的战斗形式就行。

  想想的话,我如果守在这里,大概会遇到……青丘妖、红尘客、蓬莱仙、金光、乌云仙、赵公明、玄都、涂山零零、还有猴哥。

  嗯……现在我该说一句“虽千万人吾往矣”还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呢?

  【‘关门!放狗!’如何?】

  ‘火灵会把你当成薯片吃掉。’

  【芙呜!】

  ————

  “姐姐,我回来啦~”

  我正通过监控看着商军那边有条不紊地收拾物资,拔营起寨,占领界牌关,并准备下一阶段的进攻时,陆压便随着一道长虹出现在我面前。

  话说,封神演义里明明有各种各样的遁法,金光、电光、甚至化风驾云而去都挺有格调,但陆压的遁法竟然自带彩虹?这孩子到底是受谁的影响?

  【当然是受玛丽苏的影响。】蠢系统道。

  ‘哦——我踹!’

  【你自己承认是玛丽苏的!】

  “姐姐……”陆压无奈地用手按自己的脑袋。

  “好乖,好乖~”我暂时丢开蠢系统不管,抬手使劲揉揉陆压的脑袋:“你说去‘还因果’,做的怎么样啦?”

  “我已经同商军那边的妖仙们说好了!”陆压挺挺胸:“若他们攻打穿云关,双方都不会顾及以往情面,各尽所能,生死不论!”

  如果不是我一直看着他,瞧这气势说不定真就信了,他真正认真谈过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更多的时候是在营地里给人各种帮忙,临走之前再叫上一句“日后若战场相见,不必留手!”,人家当哄小孩自然连连答应,然后等真打起来了,斩仙飞刀一刀一个,啧啧。

  不过,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发生,尤其是另外一位也在的情况下。

  “那么,小弟,你带回来这位客人是谁?”我冲陆压背后指了指。

  “什么客人……咦!”陆压莫名其妙地转身,然后就看到扛着铁棒的袁洪正朝他做鬼脸,吓得连连后退还把斩仙飞刀拿了出来:“你是谁!”

  说起来,上次在西方教道场打爆太阳,猴哥并没有真正现身。

  “嘿嘿嘿,【俺是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音菩萨指定取西经特派使者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啊,帅到掉渣!】”袁洪应道。

  ……你把这么长一串话压缩在半秒内说完,存心是不想让陆压听到是吧。

  不过,大概也有对暗号的意思?

  “二郎神真的有三只眼睛吗?”我问道。

  “四只。”袁洪秒答。

  “四大天王是兄弟吗?”“是姐妹。”

  “哪吒是男孩儿吗?”“是女孩。”

  “托塔天王有塔吗?”“没有。”

  “你看那个人——”我指向被袁洪带来,正一脸迷茫的的戴礼。

  “他好像一条狗啊。”袁洪完美接上。

  “嗷!我是狼!”

  好极了,可以确信这是至少五千年之后的大圣——的猴毛,以后吐槽不必担心只有蠢系统能听懂,收集末日元素时也会有个知道我要做什么的帮手。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

  “停停停,这个不行,”袁洪,不,猴哥摆手阻止我说下去:“你没发现【感情有结果的家伙】,你一个都带不出来吗?”

  “啊,呃……好像是?莫非我潜意识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我挠挠头。

  “不不,因为【脱离】的条件是【最】喜欢你才行,”猴哥摇了摇手指:“那些【拔起萝卜带出泥】、或者【指鹿为马】的家伙,至多一个世界就会跟不上。”

  所以你才带了条单身狗吗?我瞥了一眼戴礼,忽然定定地看向猴哥。

  “你想多了,俺没这个限制,只要使出接近本体的力量,就会被世界排斥出去,然后想去哪就去哪,”猴哥敲敲自己的铁棒:“所以你可以信任俺的战力,但每个世界仅限一次。”

  “你们在说什么呀!”陆压大叫起来。

  果然,不是人人都能打破世界壁垒的吗?

  “俺是说,你的计划落空啦,”猴哥反手指指关外一侧的山峦,“商国那批人不打算通过穿云关。”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便见一头宛如由锁链构成的巨大穿山甲出现在陡峭的山脚下,一脑袋钻下,顿时大地震颤,土石飞溅。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20635/4747383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