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437、阴谋

437、阴谋


        王胖子是从鸨母那边听说的事情始末。天籁小说

        即便让个三岁小孩子想想,也知道鸨母的话充其量只能相信一成。然而食肉者鄙,总是以为自己英明神武,下属不敢糊弄他,所以信了个十足十。等他一转身找干爹求抚慰的时候,自己成了下属,却又理所当然地对事情经过进行艺术加工,原本只有一成的干货,又被掺了大量的水份。

        如果曹吉祥找徐小乐对峙,恐怕只能是鸡同鸭讲,完全对不上号。

        曹吉祥当初只是想随便抓个御医给上皇诊治,谁知道这位小御医非但调理好了上皇的身体,还跟上皇成了“患难之交”。这种时节,像徐小乐这样的人,在上皇眼里毫无疑问是能经得住考验的大忠臣。

        事情到了这一步,曹吉祥就起了收纳之心。

        换个有点眼水的人,肯定不会放过御马监少监的粗大腿。

        这里必须荡开一笔,说说御马监为什么牛皮哄哄。

        从职司而言,这个衙门只是在皇帝或者皇太子要骑马的时候进行保护、教导,平时就是给皇家养马、驯马,有大象的时候兼顾大象——类似饲养员。然而他们实际上还有另一个任务,监领腾武四卫。

        腾骧四卫也有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太宗永乐年间。

        当时太宗复设亲军指挥使司十二卫,选天下卫所官军之中年力精壮者,以及虏中走回的男子,收作勇士,有数千人之众,隶属御马监,负责上直禁卫。

        到了宣德六年,这支禁兵就有三千一百人了,取了一个正规的名号:羽林三千户所。

        两年后,以此为基础,充实京军各卫养马军士以及原神武前卫官军,组编成腾骧左、右卫,武骧左、右卫,统称“四卫”,又名“四卫军”。按编制,五千六百人为一卫,四卫军足有二万名以上的军士。

        这么一支强大的兵力,就在御马监手里掌握着,御马监理所当然成了仅次于司礼监的第二重要的衙门。坐着这个衙门的第二把交椅,可想而知有多么权势滔天。

        曹吉祥本来是王振一派的人,照理说是轮不到这么重要的职司。可是谁让他能力突出,久有“知兵”之称,再加上见风使舵,阿谀奉承,送往迎来,人情交互终于还是让他坐在了这个宝座上。

        这样一个手握大权,能力出众的中官权贵,多少人想巴结还巴结不上呢,谁知道徐小乐竟然丝毫没有半点投效的意思,反倒在背后时常说些瞧不起宦官的话。

        宦官身体上有残缺,心理已经很扭曲了。就算是寻常言语都容易让他们产生联想,这是极度自卑所致,更何况直愣愣地用“阴阳人”侮辱他们——徐小乐虽然只是心里想想,却没有真正说过,但是架不住曹吉祥身边有个叫梁芳的,回来之后早就添油加醋把徐小乐说得可恶透顶了。

        凭心而论,倒也不算冤枉了徐小乐。

        这个梁芳就是之前带徐小乐进出禁中,负责沟通联络的小黄门。年纪不大,心肺已经够黑了,宫里那些好的他是半点没学,凡是下三滥、恶心人、暗箭中伤的事却学了个十足。他恼怒徐小乐对他不够尊敬,而且差不多年纪却有非凡的手艺傍身,故而对徐小乐满怀恶意。

        有梁芳暗箭在前,王胖子明刀在后,加上曹吉祥本来就对徐小乐心存不满,芥蒂甚深,徐小乐这回是被牢牢地钉在了“敌人”的位置上。

        曹吉祥脸色阴沉得似乎能够滴下水来,道:“那贼子上回还得罪了圣上,竟然谏言请让太上皇与太上皇后团聚。哼,他这是自寻死路!”

        王胖子吓了一跳:“竟然有这种事,圣上难道就忍了?”

        曹吉祥冷笑一声:“圣上如今正在谋立太子的当口,为防悠悠之口,不忍又能如何?不过五军都督府那边倒是征调了一批御医去三边,谁知道竟然这贼子躲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前世积了多大的造化。”

        王胖子一听就急了:“爹,咱们若是也忍一忍,那生意可就都被别人抢光了。”

        曹吉祥收腿踹了他一脚:“废物!同样都是做生意,你做不过人家也有脸说?这都要你爹出马,养你何用!”

        王胖子顺势坐倒在地上,满脸委屈:“儿子知错了。”

        曹吉祥微微闭着眼睛想了想,道:“不行,不能留他在京师了,迟早要给咱家惹出麻烦来。”

        王胖子凑了上去,抬手假意在脖子前一横:“要不”

        曹吉祥当即又是一脚踹了上去,怒道:“你个蠢货,自己要死别连累你爹!他是在皇爷面前挂过牌子的人,治好了小世子的急症。你今天干掉他,明天就要被人夷族!”

        这一脚是真踢痛了,王胖子反倒不敢流露出半点痛苦,跪在地上瑟瑟抖。

        曹吉祥平息了怒气:“实在不行的话,只能下狠手了。”

        王胖子知道曹吉祥出手,自己也就不用担心了。

        曹吉祥唤过梁芳:“你明日去找徐小乐这般这般如此如此他定然后”

        梁芳听得主公面授机宜,从惊讶到惊喜,脸上都能排开一场大戏了。他听了曹吉祥说完,跪倒在地:“小的这就去办!保管给公公办得妥妥当当!”

        曹吉祥微微点头:“你办事,我放心。再历练两年,也保举你个出身。”

        梁芳更是喜出望外,告辞而出,先派人去打听徐小乐的下落,暗中准备实施明天的计划。

        徐小乐回京师之后并没有故意隐瞒行踪。他从来谈不上低调,在太医院里风头又足,几乎人人都认得他。梁芳略一打听,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都知道了。

        翌日一早,梁芳换了便装,在徐小乐家门口将他堵住。

        徐小乐认出了梁芳,犹自有些惊喜:“你换了便装,我差点认不出你了,还是火者的衣服跟你更配。”

        梁芳把这当做侮辱,分明是在嘲讽他只配做个小火者。他暗中咬牙切齿,脸上却不敢流露出来分毫,仍旧照设计的情节,挤出愁容道:“上皇昨夜突疾病,昏阙不醒,能靠得住的大夫也就只有你了!”

        徐小乐把上皇朱祁镇当自己的好朋友。听说朋友了急症,当然不能耽误,一面托人去院里告假,一面跟梁芳去换衣服,准备混进宫里。

        ~~b~~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226273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