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406、天河

406、天河


        得气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许多人学一辈子都未必能碰到一。却又有许多人能够一点就透。徐小乐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属于“撞机缘”。机缘到了,他就能得气。机缘不到,自己再努力也就是个高级理待诏的水准。

        这机缘不是运气,取决于徐小乐自己的状态和病人的状态。自己状态好,心静得下来,病人的体质又不错,中气充沛这样的情况下,得气的概率高一些。反之像今天这样,自己跟人斗嘴,病人又是个体质很一般的世子,得气概率就低一些。

        所以竟然就中了彩头得了气,徐小乐十分意外。不过好在他已经是个“老医生”了,心态调整极快。一旦得气,立刻根据气感转变自己的手法,诚如顺风扬帆,顺水行舟,顺流直下,十分快意。

        甚至连当今天子的口谕,徐小乐都没听到,完全投入在自己的痴劲之中。

        徐小乐可以痴,李御医和方御医却不能痴。这两位大夫能够在太医院掌小方脉科,非但精研小方脉,同时也有极高的医学造诣和医德修养。李御医虽然看不惯徐小乐,但是一看徐小乐显露出医痴的德性,心中真是羡慕嫉妒夹杂。

        这种痴劲在外人看来是不懂事,甚至是作死,但是对于有术业追求的医生而言,这股痴劲却是天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天赋。

        方御医见老李也陷落在情绪之中不能自拔,只好自己出头道:“陛下,徐大夫得了气,这是大好事,说不定世子就不用服药了。”

        若说全天下最不喜欢开方用药的大夫,大概就是御医了。不吃药意味着没风险,而且大内贵人们服药,大夫又拿不到分红。所以很多时候,贵人们即便有个头疼脑热,太医院的御医们也尽量不开药,喜欢用多喝热水、泡脚汗的法子解决问题。

        为了叫贵人们明白自己这种手段才是高大上的好办法,“是药三分毒”这句话就成了御医们的口头禅。其实照医理来说,哪有毒不毒的?譬如脾胃虚的人,叫他顿顿暴饮暴食,吃的还都是山珍海味,那可比服毒还伤身。

        朱祁钰从小在宫中长大,早就被灌输了“药毒”的概念,自然是能不服药就不服药。尤其世子这才三岁,这个年纪实在太吓人了:吹了风会夭折、淋了雨会夭折、天冷了会夭折、太热了也会夭折。灌三分毒自然更可能导致夭折。

        朱祁钰连忙道:“好好好!能不吃药就最好啦。”

        李御医听了同僚的话,眉头更是一紧:这话也说得太满了。若是真的得气了,那或许真能不药而愈,若是没得气,只是这徐大夫误以为得气了呢?到时候咱们还怎么跟陛下说服药的事?

        李御医连忙道:“即便得了气,也要看病情深浅,服药与否还待斟酌。”

        朱祁钰脸上明显露出不满的神情,道:“你们能给个准话不?都说御医是国医圣手,怎地如此两端?”

        李御医这时候能说什么,看了看一旁的徐小乐,只能道:“还得看徐大夫那边结束之后怎么说。”他想了想,又道:“若是徐大夫手法上乘,有很大可能不用服药。”

        方御医闻言看了李御医一眼,心中暗道:老李啊老李,平日只当你是直肠子暴脾气,没想到你也会坑人啊!

        李御医说完自己也有些脸热,心道:徐大夫,这是我对不住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你年纪还轻,背个锅也不丢人。我也不是全因为咱们刚才斗气,总要给太医院留点面子不是?

        徐小乐完全没听见。

        他得气之后掐拿四穴两百次,世子的痉挛果然止住了。于是立刻又取了天河,以清天河水的手法,为世子降温。这一环套一环,哪里有功夫分心听人说话?

        徐小乐虽然没空说话,旁边却有会说话的人。

        世子床边站着的宦官,平时不声不响连气都不喘,那是人家规矩做得好。一旦现“祥兆”,他们比谁都急着去报喜。只有及时报喜,圣天子才能记得住他。若是报喜次数多了,圣天子甚至还会觉得他有福运,说不定就能往上走了。

        一见世子殿下四肢、躯干平静下来,不再抽搐,当即有两个宦官噗通跪地。

        他们动作统一,就像是训练了一万遍似的。两人偷偷对视一眼,手脚不停地爬向景泰帝朱祁钰,纷纷叫道:“陛下大喜!殿下不抽搐啦!”其中一个甚至流下了两行眼泪,绝对的喜极而泣,一副赤胆忠心的模样。

        别小看这两行眼泪。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语言,几乎同样高亢的音调,朱祁钰果然转向那个喜极而泣的宦官:“你看清了么!世子真不抽了?”

        那宦官连忙再爬了一步:“奴婢看得清清楚楚,世子殿下呼吸平缓,手足也都不抽了。大喜啊陛下,大喜!”

        世子喜不喜还很难说,不过这个宦官显然先喜了。另一个功夫差了一筹的宦官只能匍匐在地,肩头耸动,这时候再“喜极而泣”显然已经晚了。果然高手过招只在一寸,下一个机会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朱祁钰眉头舒展开来,连声道:这位徐先生真是高手。”

        李御医心中绞痛:今天怎么哪哪都不顺?

        景泰帝又对徐小乐道:“徐先生,治好了世子的病,朕必有重赏!”

        徐小乐仍旧在专心按摩,浑然没有听到皇帝陛下的鼓舞。

        景泰帝见徐小乐如此专心,不免近了一步。只见徐小乐取了世子的小臂内侧,以食指中指化作剑指,从手腕飞快推到手肘,然后收,再次推出,快得几乎拉出残影,又仿佛指尖带风,劲力迅猛。

        世子殿下白嫩嫩的小臂内侧已经红了。

        朱祁钰看了心痛,又退了一步,问李御医道:“李先生,这是怎么个说法?”

        李御医看了一眼徐小乐的动作,禀道:“陛下,此为清天河水。”他见皇帝陛下很有求知之意,只好继续道:“天河在膀膊中,从坎宫小天心处,一直到手弯曲池。就是徐大夫此刻所推之处。从腕横纹以剑指推到肘横纹,这种手法便叫清天河水。”

        景泰帝朱祁钰似乎明白了,长长地“喔”了一声。

        过了良久,皇帝实在忍不住了,又问道:“这能治病?”

        *

        感谢书友(编号)的万赏,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一定为你的慷慨加更!

        *(未完待续。)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214976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