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403、小方脉

403、小方脉


        徐小乐又进沈院使的值房啦!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太医院里传开了。如果不是年岁对不上,肯定会有人说徐小乐是沈院使的私生子。当然,现在也有人怀疑徐小乐是沈院使流落在外的孙子,或者重孙。

        等徐小乐穿着从九品的冠带从沈院使值房里出来的时候,全院的人都轰动了。

        一个还在待考的医学生,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拿到了从九品冠带!虽然这是所有官员之中最低的一级,但是我大明的官身什么时候这么容易拿了?

        常人要熬到供职就差不多得三十开外。一般能得授职司的大夫,已经算是当地的成功人士,足以给子孙开一条康庄大道出来。再往上走就得苦干三年,说不定能得个冠带,从此与布衣区别开来。徐小乐在这上面已经是捡了天上掉下来的肉包子,省了人家不知道多少年。

        而从冠带到授品,那更是鲤鱼跃龙门,大部分医生一辈子都等不来的。就算按照典章里的规矩,也得三年有功无过才能晋身。

        这些冷冰冰的铁律,怎么到了徐小乐身上就没用了呢!

        物议汹汹之下,徐小乐却是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然神情。

        倒不是他终于学会了营造胸中沟壑,而是因为这套官袍根本不是他的。

        徐小乐看了看身上的绿色官袍,胸口是编织精美的鹌鹑补服。这是沈院使为他准备用来应场的。用完就要归还,有什么好激动的?

        之所以要徐小乐穿这么一身出诊,是因为医学生并没有独立问诊的资格。起码要到医士这一级,才能独当一面。严格来说,九品的医士都不能算御医,只是约定俗成,勉强把他们算进去而已。

        若是其他病人,沈院使也不用这么折腾,但是这位“柿子”实在来头太大,不得不慎重对待。

        因为他是当今皇帝的儿子,朱见济。

        皇帝的儿子不该是太子么?起码也是皇子,为什么是世子呢?这是因为朱见济出生的时候,他爹还不是皇帝,所以皇家玉牒上他只是郕王的儿子。因为今上朱祁钰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他正经身份是郕王世子。

        至于太子之位,如今还属于西苑那位“打洗你”。

        景泰帝朱祁钰也觉得这样十分别扭,所以现在正在积极活动,希望能够扫清障碍,获得支持,让自己儿子取代“打洗你”成为皇太子。

        不管是皇太子还是郕王世子,朱见济都是当今皇帝的独生子。这样的身份放着,沈院使当然不能派个医生出马,起码也得假装成医士呀。

        徐小乐对此很不满意,他最讨厌弄虚作假了。不过之前给上皇、皇后看病,自己假装小宦官,现在假装九品冠带的医士,似乎大有提升啊!这样想想,徐小乐又觉得装个医官也没什么不好,起码比宦官有面子。

        他甚至考虑在归还这套冠带之前,去找个画师画幅画,回头可以托人带给嫂嫂,让她也高兴高兴当然,最后可能就是白高兴了。

        郕王世子住在大内这又是一个别扭之处,所以徐小乐就得穿着官袍奔至大内。他自己不把这个当美差,却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人。就连已经偃旗息鼓的黄院判,听说之后都再次燃起了熊熊怨念。

        “你去了宫中,一定要听李、方两位御医的吩咐,切切不可造次。”

        这是沈院使在徐小乐离开前再三关照的。为了证明这话十分重要,真的说了三遍。

        徐小乐从太医院到了午门,递上腰牌,然后由小黄门带着径直去了咸阳宫。

        咸阳宫是内廷东六宫之一,在景阳宫之西、永宁宫之北。宫里前后两进院,前堂后寝。

        摔伤了的世子就在后院的寝殿。

        徐小乐赶到的时候,李、方两位御医已经在里面了。作为小方脉的御医,他们没有参加上皇的亲征,自然也就没有受到惊吓。说起来也是因为正统末年,皇子、公主扎堆出生,所以小方脉的御医、医士、医生都不能离开京师,随传随到。所以小方脉也是土木之变以来,太医院唯一没有遭受损失的科类。

        之所以把徐小乐叫来,是有道理的。

        世子只有三岁,年纪太小,由御医诊视之后,很可能无法开药是药三分毒,幼儿服药尤须谨慎。这时候就得徐小乐出手了,用按摩手法为世子推拿相关穴位。

        是的,徐小乐现在代表的是十三科中的按摩科。

        这一科在土木之变中彻底覆灭,现在连个医生都派不出来。好歹徐小乐跟着孙老师学了大半个月,沈院使在亲身尝试之后,就叫他先顶按摩科的缺,也算是进宫认认路。

        沈院使并不知道:徐小乐对紫禁城已经是熟门熟路了。

        徐小乐进了咸阳宫寝殿,规规矩矩地站在后面,等两位御医给世子诊视之后听从调遣。他装宦官时间长了,又认识了不少宦官,彼此之间聊天也会带出一些宫中的规矩,此刻倒是正好派上用场,丝毫不像是头回进宫。

        这有个好处,咸阳宫的宫人们本觉得他如此年轻就是九品官,颇有些不能接受,但是看他这么一副老吃老做的模样,也就不怀疑他是个“真御医”了。

        李、方两位御医都是小儿科的高手,即便民间也有高手,却未必能高过他们。两人在徐小乐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会诊,此刻正好结束。回身一看,见太医院又派了一位医士,还有些惊讶。再细细一看,原来是徐小乐,那简直就是惊吓了。

        徐小乐见两人离开了世子的床榻,便上前打了招呼,问道:“二位御医,有什么要我做的?”

        李御医和方御医对视一眼,道:“这可不是公主殿下那种病。”

        徐小乐治好了重庆公主的事,在太医院无人不知。受到冲击最大的,不单单有狠割肉大出血的黄院判,还有屡次为公主治病没治好的小方脉科。

        李御医的言下之意,就是世子这病绝非投机取巧就能治好的,非得精通小儿病症不可。

        *

        咸阳宫在隆庆五年改为钟粹宫,就是《金鳞开》主角朱慈烺从小生活学习的地方,写到这里突然好想念《金鳞开》。

        按摩医生参与小儿诊治也是实情,大家都知道按摩后面被“推拿”取代,而“推拿”这个名字就是出自明代医学家、儿科专家万全的《幼科发挥》。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21461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