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276、僵持

276、僵持


        徐小乐自从学了轻身提纵术,跟着不怕死的戴思蒙跑山嬉戏,在穹窿山那样的高山峻岭都可以直上直下,更何况这种痘痘山呢!

        骑在马背上的匪首追了几丈,满以为很快就能砍下徐小乐的脑袋回去交差,却惊讶地发现这少年竟然直挺挺地冲向了山壁,然后毫不停歇地跃上了几乎垂直的山体。

        只见徐小乐或是一抓,或是一蹬,借助灌木、杂草、歪脖子树,以及天然风化的小坑洞,转眼间就大有逃脱之势!

        他奶奶的,本以为是只兔崽子,原来竟是只猴崽子!

        匪首心道:恐怕来只猴子都未必能逃这么快!他挥了个刀花:“给我追!快放箭!”

        两个弓箭手追了上来,发现徐小乐上山之后貌似没有掩蔽,却因为左右腾挪毫无规律,反倒更难射准了。至于另外两个匪徒,空有长刀雪亮,却找不到上山的路,眼看着就要越绕越远。

        “娘个冬菜!你有本事给老子下来!”匪首大骂道。

        徐小乐丝毫不敢放松,连腹诽都没有顾上,蹭蹭在山石上攀援纵跃。临到绝路,猛然见到前面有个石台,连忙跳了过去。他一上这石台,却发现是条绝路。

        石台长宽不过丈许,上下左右都只有石壁里长出来的灌木杂草,是最不能受力的,要想继续往上攀登却又有荆棘从石壁中生长出来,很是困难。

        嘣!

        弓弦声响。

        徐小乐应声卧倒,箭矢从石台侧面飞过,射在了石台上方的灌木上。

        徐小乐抬头一看,顿时安心下来原来这里是个死角,只要他趴在石台上,下面的弓手就无法射到他。除非弓手爬上对面的山头,不过那距离恐怕远远超出弓箭的射程了。

        徐小乐再仔细一看,虽然自己上不去了,但是这帮匪徒自然也上不来。他们现在要想对他不利,只能爬到山顶放绳索吊下来。

        徐小乐探出头哈哈大笑道:“狗贼!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杀人,就等着被巡检司围剿吧!”

        匪首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尸体,回过头大笑道:“你这梦做得好美。今天元旦,谁会赶路!我们有吃食有水,倒是看你怎么熬过今晚。”

        徐小乐并不担心,回他道:“你知道我是干嘛的?我是大夫!这人就是请我去出诊的,只要病家见不到我,肯定还要再派人来!”

        匪首挥动长刀:“来一个,我就杀一个;来两个,我就杀一双!我看谁能救你!”

        徐小乐心中一动:这个反应不对呀。他们既不搜尸体,也不说要赎金的话,貌似不是劫财。唔,听匪首的意思,他就是铁了心要我的性命!

        徐小乐就道:“张成德能给你们多少银子?我出十倍赎命!”他故意喊出“张成德”的名字,只看那匪首的反应。

        那匪首略一惊慌,拉着缰绳转了一圈,道:“我不认得什么张成德李成德。至于银子嘛,叫你家人给你留着置办丧事吧!”

        徐小乐心中暗道:看来张成德真的下了狠手!

        现在行刺颇有可能失败的情形下,若是匪首真是张成德找来的人,只要脑袋没坑都会撇清身份;若不是张成德找来的杀手,反而会大大方方承认下来,顺手找头替罪羊,何乐而为不为。

        徐小乐心中将张成德咒骂了几百遍,环顾四周,还真的找不到能够脱身的路径。无论往哪个方向去,即便以他猿猴一般的身手,也十分危险。

        非但无法攀援,就连刚才跳过来的位置都回不去了,除非他能跟戴思蒙一样不计生死,去赌自己能稳稳踩到那个小坑。

        匪首又叫道:“你乖乖下来受死,老子保证给你个痛快。你若是耗在上面,老子等得起,你可就死得很惨了。”

        徐小乐哈哈大笑道:“你敢试一试么?看是巡检司来得快,还是我死得快!”

        匪首没想到徐小乐竟然如此豁达,拍了拍后脑勺,对身边的手下道:“这小贼有些难缠,你们怎么看?”

        有手下就道:“要不我从山道绕上去,然后放绳子下去。”

        一个弓手也道:“这么耗着总不是办法。我也跟上去,看上面有没有可以射到他的位置。”

        匪首点了点头,示意他们两人速去速回。

        从内心里说,他很担心路上来人。真要是来一个两个还好,若是成群结队来,难道真能杀光?然而现在要走也来不及了,自己的脸都被徐小乐看到了,以后海捕文书贴得到处都是,日子就不好过了。

        徐小乐站得高看得远,见有两人远远离开,贴着山边步行,显然是在找上山的路径。他又抬头看了看上面,除了几丛错落的荆棘灌木,别无它物。若是真叫他们用绳索吊下来,或是在上面射箭,那就真的糟糕了。

        突然之间,他看到了刚才射上来的那支箭。

        那支箭射在距离徐小乐一人高的灌木丛中,被一丛灌木挂住,斜斜地露出尾羽。

        徐小乐估算了一下距离,努力一下还是能抓到的。不过他却没有动,只等必要时作为奇兵。

        那自告奋勇上山的两人找到了路径,顿时脚下加速,仿佛看到了收割徐小乐性命的机会。尤其那个弓手,刚刚到了与石台持平的位置,就想开弓射箭,万幸他那边过来正好有块突出的巨石,除非箭矢在空中拐弯,否则就射不到徐小乐。

        弓手继续往上走,终于到了能射到石台的位置,偏偏那又是个风口。以他的经验:箭矢经过这个风口,肯定要偏离许多,纯粹是浪费箭矢。于是他只能继续往上爬,却发现石径越走越偏,竟然绕到了山头背面。

        徐小乐不知道风口帮了他大忙,只见上面两人越走越偏,心中忐忑,随时准备应对头顶上射来的箭矢。

        匪徒终于走到了山顶,跺脚骂了一声“倒霉”。这条山径达到的山顶,并不是真正的顶峰。

        真正的顶峰是一块两人高的山石,弓手除非抛射,否则就只能爬上去。

        两人再互帮互助爬这山石,临到顶了,弓手心彻底凉了:这山石看着大,实在跟照壁一样,到了上面竟然只有一掌宽。既然不能容人站起来,更别说朝下射箭了。

        两人一合计,还是决定放绳索下去,扎扎实实给那“小贼猴子”一刀。于是弓手就用绳索绑住了刀匪的腰。由他负责放绳索,刀匪则拉着绳子缓缓下降。

        *(未完待续。)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19871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