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157、流言

157、流言


        徐小乐就嘿嘿一笑,道:“马婆婆要我说实话?”

        马婆子连忙道:“当然是说实话。”

        徐小乐就说:“你那小孙子要是敢在我家哭,我就把他踢出去。”

        马婆子大大翻了个白眼,知道自己被徐小乐戏耍了,可偏偏又没办法,只好道:“我说的意思是:若是你家的孩子晚上哭个不停,你怎么办?”

        徐小乐就装傻:“我家?我家上哪来的孩子,你可别乱说!”

        马婆子恨不得上去撕徐小乐的嘴,终于看到佟晚晴笑吟吟出来了,就叫道:“佟娘子,你来得正好,你家小乐又在胡说八道了!”

        佟晚晴对马婆子只是保持着街坊式的礼貌,并没有马婆子以为的“交情”。想想也是,佟女侠是什么人,跟你们这些三姑六婆敷衍一下,了解了解舆情也就到顶了,还能培养出感情不成?

        佟晚晴就道:“你看着他长大的,什么时候见他不在胡说八道?”

        马婆子干笑一声,就道:“我就是想问问,我家小孙子整夜地哭,该怎么办。小乐,你给出个主意呗,该用点药还是怎么的?”

        佟晚晴立刻就明白了:原来是来蹭“医”。

        这点上她恐怕比小乐还要不爽快:我家小乐能去坐堂,那也是磕头拜师整日读书学来的,凭什么就该白白给你?钱多钱少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个态度就不对!你去街坊开的店里吃饭给不给钱?打酱油给不给钱?怎么到了这儿就可以当做没事似的张口就问呢!我家小乐的医术就不值钱?

        佟晚晴就给小乐一个眼神,暗示他别理这婆子。徐小乐却没看到,一本正经道:“这个病症叫小儿夜啼。”

        马婆子连连点头。

        徐小乐继续道:“若是时间长了,小孩子心脾肾三伤,就算提心吊胆没有夭折,以后身子骨也弱得厉害。”

        马婆子眼下就这一个孙子,才出生六个月,最怕的就是夭折。可担不起这么大的风险,连忙道:“小乐,那你快说说,该怎么办!”

        徐小乐就说:“办法只有一个:带他去看大夫!”说罢扭头就走。

        马婆子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就对佟晚晴阴阳怪气道:“啧啧啧,你家小乐要是成了大国手,还了得么!”

        佟晚晴就说:“大国手可就更不敢空口白牙叫人吃药啦。我说马婆婆,你也年纪一大把了,不见病人就敢开药的大夫你见过?什么事都得有个规矩,坏了规矩可就不太妥当了。”

        马婆子被佟晚晴说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若是换个人家,她早就撕破脸皮骂起来了。偏偏佟晚晴嘴上硬,手上更硬,那可是藏了一屋子凶器,敢打杀人的凶狠角色。

        于是马婆子只好干笑道:“佟娘子说得是,是我老糊涂啦。”

        佟晚晴脸上带着笑容送她出去,心中暗道:你才不是老糊涂呢,你只是老混蛋。

        事实证明,佟晚晴的判断一点都不错。马婆子从徐家离开,还没回到自己家,就已经一路散播徐小乐“抖起来了”,学了医术便翻脸不认人,钻在了钱眼里,一点点小忙都不肯帮,全无街坊情谊。

        街坊之间的确有守望相助的义务,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些人听了马婆子的话,少不得要附和两句,表达一下自己对徐家的不满;有些人也会反过来讥讽马婆子两句:徐家孤寡贫弱无依的时候,也没见你给过一个大钱,展现一下街坊情谊呀。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这股风声就已经成了“马婆子哭求不果,徐小乐见死不救”。

        晚上吃饭的时候,佟晚晴也请了唐家一起过来。

        自从唐三叔三婶暗示她要把笑笑嫁过来,佟晚晴就总想着让笑笑和徐小乐多多接触。这两孩子即便是青梅竹马,平日多见见总是好的起码看他们拌嘴也很好玩呀。

        两家都是小户人家,也不讲究什么礼法。唐三叔三婶带了两个菜就过来了,两家人就在天井里聚餐,除了老安人仍旧在屋里吃素,其他人总算热热闹闹坐在一起了。就连桃花都罕见地没有摆着臭脸,还给罗云夹了菜。

        倒是三婶先说起来下午马婆子的事。她道:“那老虔婆到处败坏小乐的名声,下午在我那儿也敢嚼这样的舌根,我差点就大耳聒子打上去。”三婶平日和和气气的人,眼下说起来都冒着火气这可是在攻击她内定的女婿,能不气么!

        唐三叔就笑说:“你别凶,马婆子又不在这儿。”他又问徐小乐:“小乐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徐小乐就把下午的事说了。

        唐三叔微微点头。

        唐笑笑嘟嘴道:“你也真是,给她孙子看看就是了,穿新鞋还不踩****呢,惹那老虔婆作甚。”

        唐三叔就训女儿道:“不是这么说的,该怎么办都有规矩,人家能仗着关系好就来店里拿货么?咱们家乐意送是一回事,人家拐弯抹角来讨要那就不对。往小里说是这人不懂礼数,往大里说那是没把咱们当回事。”

        徐小乐连连道:“就是就是,所以说你没见识吧,没见识还要多嘴!”

        唐笑笑被父亲和小乐这么一说,顿时委屈起来,鼻头发酸,不说话了。

        佟晚晴见笑笑眼睛里腾起一股雾气,就拿筷子去敲徐小乐的脑袋:“吃你的饭!笑笑明明是关心你的,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唐笑笑被佟晚晴这么一说,脸上更红,眼睛里的雾气都要凝成水滴滚落出来了。

        胡媚娘都看不过去了,心道:这唐家姑娘真要嫁进来,恐怕会被你们两个气死啊。她就把话题扯回马婆子身上,道:“那马婆子就是一张嘴厉害,咱们总不能由着她这般诋毁小乐。”

        佟晚晴不以为然:“这些三姑六婆都是这个毛病,不用管她们,过些日子也就过去了。当年她们说我闲话,现在不也没事了?”

        徐小乐凑了过去:“她们说嫂子什么闲话?”

        佟晚晴脸一红,又是一记毛栗子敲了上去:“吃你的饭!”

        当年这帮老婆子都说佟晚晴心怀不轨,不出一年,肯定要卷了徐家的财物远走高飞。没想到一年之后佟晚晴非但没走,还借钱置办起了一架纺车,织布度日。她们就又说佟晚晴这是犯了癔症,守不住三年肯定是要改嫁的。

        三年之后又三年,佟晚晴仍旧坐在这儿。谣言已经没人提起了,因为那帮婆子都知道自己被打了脸。

        “日久见人心吧。”佟晚晴说。

        徐小乐却不这么想。

        *

        求订阅,求月票

        *(未完待续。)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19329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