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98、上衙门

98、上衙门


        燕家人也听到了外面动静有些异样,回头就看到身穿青色衣衫的衙门捕快,手持铁链大摇大摆过来。

        外面围观百姓已经多得挡住了路,这些捕快便将手里的铁链振得哗啦作响,很快就开出一条通道。

        有些见识多的老住户,一眼就认出为首那人正是吴县捕头钱大通。

        钱大通手里有县令的令签,又拿了顾家的好处,自然来得很及时。他命人驱散了外面的围观群众,拎着铁链进了药铺,铁青着脸喝道:“你们在此聚众生事,还有没有王法了!”

        燕仲卿当场就哭着扑了上去,紧紧抓住钱大通的手臂:“差爷!我儿叫他家卖的劣药害死了!我已经夭折了七个儿子,就连这个都保不住了哇!差爷,你要替我做主啊!”

        钱大通本来不是个软心肠的人。真要有菩萨心肠,哪里还能吃得下公门这碗饭?不过他去年连着夭折了两个儿子,如今膝下就只有一个三岁的小儿,整日里当宝贝似的养着,不由同情起燕仲卿来了。

        钱大通抖开燕仲卿,口吻已经缓和下来:“我替你做什么主?真有冤情,就去衙门里告状。今天正好是放告日,县尊老父母坐堂审案。你们在这儿闹什么!”他固然同情燕仲卿,但是拿了顾家的钱钞,也不能坏了自己的饭碗。

        燕仲卿抬起袖子抹了一把鼻涕眼泪,道:“对对对!差爷,我就要告他!”他指向徐小乐:“就是他给我儿抓的劣药!”

        钱大通看了看徐小乐,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大男孩罢了。

        他皱眉道:“长春堂又不是这小孩子开的,你告他做什么?这样,你先去准备状纸告状,至于拿谁到案,还看县尊老父母怎生定夺。”

        燕仲卿眼看衙役们都守在门口,也只好如此。他刚转身要出门,却听到身后徐小乐平平淡淡说了一句:“这分明是庸医杀人。”

        钱大通暗道: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人情世故?本来你东家赔些银子,就可以大事化下小事化了,你偏要扯庸医杀人,这不是找麻烦么?

        庸医杀人可不是随口说说的,乃是《大明律》上的正文条款。一旦涉罪,那就不是赔些银子能了事的。钱大通虽然不怕麻烦,但是已经心生同情,总是希望这事就此了结。

        鲁药师也轻轻按了按徐小乐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多说。

        徐小乐却铁了心。往日的轻浮跳脱全然不见,沉声正气像个老学究似的,负手而立:“根本不是药的事,是治错了。”

        燕仲卿恨得又要冲过来打他,被捕快夹住了两臂,只好破口大骂:“你、你、你这黑心肠的小人!你血口喷人!你草菅人命!”

        那一同会诊的赵大夫也站到徐小乐面前,道:“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朝律例:庸医杀伤人,就算不是故意为之,也要以过失杀人定罪,永不许行医!”

        徐小乐只是硬生生道:“你们这样的医生,不行医未必就是坏事。”

        赵大夫也不淡定了,刚伸手指向徐小乐,却被钱大通抓住了手腕。

        钱大通道:“到底怎么回事,先去衙门里说清楚。”说罢一招手,对燕家人道:“这尸身也抬过去。”

        徐小乐皱眉道:“差爷,这孩子还没死。”

        钱大通略显尴尬,抹了一把胡子:“没死你们闹腾什么!”

        赵大夫连忙道:“但肯定是救不活了。”

        钱大通大怒:“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并抬走,抬走!听候县尊大老爷发落!”他把人都带走了,对顾家也算有了交代。

        徐小乐还要再说,鲁药师已经按住了他的肩膀,低声道:“先叫他们走了再说。”

        徐小乐眼看着那孩子又被抬出门,突然转身往后面厢房跑去。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医馆药铺里已经清净了,只有长春堂自家伙计三三两两说话。外面看热闹的人也都跟着一路往县衙去了。

        鲁药师见徐小乐手里拿了个研墨时滴水的水滴,正要往外跑,奇怪道:“小乐,你去哪儿?”

        徐小乐头也不回:“县衙!”说罢就追了过去。

        鲁药师微微皱眉。他不喜欢人情世故,但是几十年阅历也不是活在狗身上的。这些差役来了既不勒索钱财,也不说带走店里的人,只是连哄带唬把闹事的一家人弄走了,背后分明有人打点。

        他正想着,顾煊和李西墙一前一后就进来了。

        顾煊张口就问:“人都走了吧?没事了吧?”

        鲁药师暗道:难怪,除了东家也没人这么巴结。

        陈明远见掌柜的问话没人回答,生怕顾掌柜感觉尴尬,连忙答道:“人都走了,孩子其实没死。不过小乐去县衙了。”

        听说孩子没死,顾煊和李西墙都松了口气。只要没把死人扔在店里,之后随便怎么都能找些由头推脱干净。

        “小乐去县衙干嘛?”李西墙问道:“他们把他抓走了?”

        “他自己追上去的……”陈明远道:“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旁边几个学徒伙计也纷纷道:“生不入公门,他还巴巴往里跑。”

        李西墙心道:总不能叫他吃亏,否则师叔回来怎么交代?他长叹一声:“唉,临老收了个小徒弟,就是得给人做牛做马啊。没法,我去看看吧。”

        鲁药师一言不发,却走在了李西墙前头,显然也是要去的。

        顾煊伸着手哎了两声,看看店里一团混乱,重重甩了甩袖子,斥道:“这还做不做生意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他转念一想,若是真的叫人污蔑了长春堂,他自己肯定是半点好处都没有了。如今当家的长房婶娘是个泼辣角色,连带她面上无光,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再从族里分到好差事。

        顾煊想着就心里难受,一扭头看到陈明远还在旁边,没好气道:“还杵着干嘛?叫上几个嗓门大的,跟我去衙门!”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189204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