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78、绝学(求三江票)

78、绝学(求三江票)


        李西墙往床板上一躺,伸手蹬腿,舒舒服服拉了拉筋骨,道:“坐,坐,自己人客气什么。”

        徐小乐实在找不到坐的地方,就蹲在李西墙床板旁边,道:“师父,我出了点小事。”

        李西墙眼睛半开半闭,好像随时都会睡着一样。

        徐小乐等了一会儿,才听这老无赖道:“小事你舍得来找我?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别拖功夫,真要是大事,咱俩还得去找师叔祖出头呢。”

        徐小乐叹了口气,只好将自己如何记挂肾气丸,又如何找到了师叔祖和太爷爷的书信,然后找到了祖传的肾气丹,自己吃了四粒……李西墙登时跳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你说你吃了几粒?”

        徐小乐无奈,道:“四粒。第一粒吃了没什么反应,过了两天又吃了三粒。”

        李西墙听得整张脸都抽搐起来。

        徐小乐看李西墙那个表情,心里慌慌的:“师父,我是不是没救了?”

        李西墙挤眉弄眼、捶胸捣足半天,终于倒过气来,破口骂道:“你个败家玩意!你知道师叔祖练出来的肾气丹值多少银子么?千金难买!”

        徐小乐目光空灵,彻底傻了,喃喃道:“我真傻,真的,我竟以为你会关心我,原来还是关心银子……”

        李西墙并不解气,走到一边用头撞墙,直到落下的墙灰把他的头巾都染白了,方才停下。

        发泄之后,李西墙总算镇定了。他说:“唉,我跟你讲:剩下的丹丸别轻易卖。拿小竹刀刮个一钱下来,能卖三百两。当然啦,得有人付了定金才能刮药,融在****里,当即要他喝下去。剩下的药丸得用蜡封好。”

        徐小乐心道:看来这东西真的很值钱,我还是不要告诉他皮皮也祸害了一丸。

        他扭头看了看浑然不知自己暴殄天物的皮皮,觉得这猴子才真是没心没肺呢。

        李西墙道:“至于你嘛,吃了就吃了,要是实在浴火烧身,就去推推石头,卖卖苦力,别去想它就是了。只要熬过了二十四,肾气平均,筋骨劲强,自然就没事了,也不耽误你娶妻生子。”

        徐小乐干笑一声,道:“可我如今就……虚了。”

        李西墙皱眉道:“你这么早就破身了?”

        徐小乐当然要大喊愿望了。

        李西墙就叫徐小乐过去号脉,一摸之下,发现徐小乐真是肾精亏损,已然有气血两虚的症候了。他皱眉道:“若是没有男女之事,恐怕就是你遗精了。”

        “也没呀……”徐小乐说完,突然想起光屁股醒来的那天。

        胡姐姐说他尿床了,可要真是尿床,肯定得把席子洗掉呀。可自己醒来的时候,席子好好铺在身下,并没有潮湿的感觉。

        ——莫非胡姐姐是不好意思,用尿床来掩饰遗精?

        徐小乐将自己的推测跟李西墙一说,李西墙抚须道:“这也说得过去,人都是要脸的。不像你,左脸皮搭在右脸上——一边没脸没皮,一边厚比牛皮。”

        徐小乐欲哭无泪:你们这些大人真是事多!本来吃喝拉撒一样平常的事,偏偏弄得见不得光,一定要藏着掖着……哪个人不是这么过来的!

        李西墙又道:“如今嘛就有点麻烦了。你说你吃一粒,我还有把握。你把这东西当糖豆吃,这不是作死么?”

        徐小乐吸了口气:“师父,计将安出?”

        李西墙就吹胡子瞪眼说道:“出你个头!如今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我先传你一套导引术,把你这亏空的身子补起来——就算补不起来,也要拖到师叔祖回来。看你这样子,我怕不出三个月你就一命呜呼了。”

        徐小乐听得胆颤心惊:“师父快教我!”

        李西墙心中一喜:原本师叔叫我传他此术,我怕他吃不了苦,如今他自己作死吃了肾气丹,不练也得练了。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总算能给师叔一个交代了。

        李西墙活动了一下脖颈,就道:“也罢,你我师徒一场,情同父子,怎么都不能看着你去死。”

        徐小乐就连连点头。

        李西墙正色道:“我先说清楚,这套导引术效果非凡,做一便就有一便的效验。效验这么大,你要吃的苦头自然也大。日后你若是畏难偷懒,是你自己的事。运气好点,直接脱阳而死;运气不好,生不如死。”

        要不是徐小乐深知李西墙就是个老无赖,看他现在这样一本正经,还真以为是玩世高人呢!

        徐小乐就说:“师父放心,我对自己性命还是十分看重的,绝对不敢偷懒。”

        李西墙这才继续往下说道:“这套导引术源自两汉,传至北宋年间,扬州金氏手里,已然成了套路。安祖从三丰真人得授此术,去芜存菁,定为十二式,是为本门绝学。我今日便传给你,你好生看着。”

        徐小乐自然一个劲地点头。

        李西墙摆了个架子,深吸一口气,沉入丹田,倒真像是有些功夫的人。

        徐小乐认真观看,无论是姿势还是呼吸都不放过,甚至还想看出师父身上筋肉何处紧,何处松。

        李西墙突然长吁一口气,浑身松弛下来。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187436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