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医(美味罗宋汤) > 49、玩闹

49、玩闹


        胡媚娘打了水,给徐小乐洗脸洗脚。

        就在徐小乐转身爬上床到时候,胡姐姐看着那浑圆的小屁股,一时情不自禁,啪地打了一巴掌,只觉得肉在手中抖了一抖,笑得花枝乱颤:“没想到小屁股还挺翘,难怪你嫂嫂老喜欢打。”

        徐小乐嘴咧开老大,脸上笑开了花,故意摇了摇屁股,道:“嫂子都是用棍子打,还是姐姐打得舒服。姐姐再打、姐姐再打。”

        他那种疯魔似的笑法让胡媚娘着实有些吃不消,只好硬板起面孔,说道:“快些乖乖躺下睡着,不许胡闹了。”

        徐小乐啪地倒在床上,右手支着脑袋侧卧,左手在屈起的大腿上上下摩挲:“美人姐姐,你还不上床么?”

        胡媚娘斜眼看他,笑意已经填满了整间房间,弯腰端起水盆:“我这伺候人的命呦,哪有那么轻松就上床睡觉的道理。”她起身略慢,说话时一双眼睛只看泥浆一样的洗脚水,突然听到汩汩作响。

        正是徐小乐看着斜开领口中泻露出来的春光,忍不住大大吞了口口水。

        胡媚娘端着水盆到了窗口,支起窗子,往外一泼,回身笑道:“你这小鬼头,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徐小乐直坐起身子,双手在空中虚抓:“美人姐姐,为何……这么大!”

        胡媚娘过去侧身坐在床上,伸手便也是一记“毛栗子”,不过跟佟晚晴的比起来却是天壤云泥之别了。她非但没打得徐小乐肉痛,反倒叫这小贼爬了过来,眼巴巴地瞅着自己。

        胡媚娘就说:“你又不是第一天见我,不知道我姓什么,叫什么美人姐姐。”

        徐小乐认真道:“我就是十分高兴的时候要叫你美人姐姐,若是**分高兴,便叫你胡姐姐。”

        胡媚娘故意问道:“那你不高兴的时候,又要叫我什么?”

        徐小乐假意想了想,道:“我若是万分不高兴的时候,只要叫我看到你,便又有**分高兴了,还是要叫你胡姐姐。若是你肯给我香香面孔,我就几十分高兴啦,少不得要多叫几声美人姐姐。”

        胡媚娘笑得前俯后仰,突然听到隔壁书房里传来一声咳嗽,连忙捂住嘴,瞪大了眼睛看着徐小乐。

        徐小乐也凑了上去,拼命睁着眼睛,心道:胡姐姐这眼睛真的是会说话呢!她分明是叫我小声一些,别让师叔祖和师父听到我们说话。

        他就压低声音说:“好好,我小声些,不叫他们听到咱们的私房话。”

        胡媚娘松开手,凑近徐小乐的耳朵,低声道:“谁跟你说私房话。我是叫你快快睡着,别吵了师叔祖和你师父。”她想了想,起身吹熄了灯,就着窗外投进来的月华星光,解开衣带,脱下了外衣。

        徐小乐看得眼睛都直了,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嫂子之外的女子宽衣解带。皮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上来,三两下就跳到了徐小乐的头上,同样怔怔看着胡媚娘。

        胡媚娘手按在罗衫的衣领,见徐小乐痴痴地看着自己,不禁为自己一把年纪还能让少年神魂颠倒而自得。自得之余却又有些踟蹰:若是不脱罗衫,这个天气恐怕睡得会热。若是脱了罗衫,里面可就只有一件抹胸了……

        她虽说徐小乐还不到避讳的年纪,但终究也是个大男孩,嘴上已经隐隐可以看见粗黑的绒毛,嗓音也有些变得低沉了。

        每夜隔墙私话,徐小乐这小****也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往《**经》、秘戏图上引,要说他心中干干净净没有半分龌蹉心思,胡媚娘是怎么都不肯信的。

        胡媚娘想着,身上却有些发粘。五月是一年最热的时候,晚间刚冲过澡,没做什么事就又有些汗津津的了。她解开衣带,褪下罗衫,往呆滞状态的徐小乐脸上一扫,低声道:“快些进去,我要赶蚊子睡觉啦。”

        徐小乐连忙退到墙边,仍旧侧着身看胡媚娘映射出月华银毫的娇躯。

        胡媚娘拿着罗衫在蚊帐里扇了扇,转身上床,拉起蚊帐,轻轻拧了边,塞在席子下面。她平躺睡下,转头对徐小乐道:“你快点和你兄弟一起睡觉,明天还要早起背书。

        徐小乐这才发觉皮皮就趴在他头顶。他便将皮皮抱下来,腿从胡媚娘身上跨过,小声道:“借过,借过。我叫皮皮自己睡外面,免得睡着了压到他。”

        胡媚娘只觉得一烫,正是徐小乐翻跨过来的大腿。这小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了裤子,只穿着一条堪堪长过大腿根的亵裤,滚烫的肌肤就烙在她的侧腰。

        她心中暗道:到底是童男子,身上就跟火炉似的。

        徐小乐见胡媚娘没有推开他,胆子更大了。正好皮皮凑趣,死活不肯出去,吱吱叫着表达不满。徐小乐福气来了,心窍大开,假装跟皮皮周旋,趁势骑在了胡媚娘身上。

        胡媚娘忍不住轻轻哎呦一声,却夹杂着浓浓的鼻音。

        徐小乐只觉得胡姐姐的肌肤清凉消暑,恨不得整个人都扑上去。

        胡媚娘不用看都能在脑海中映出那个不雅的姿势,从鼻中长出一口气,压低声音,佯嗔道:“你还不下来!”

        徐小乐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俯下身,贴着胡媚娘的面庞说:“压坏姐姐了么?”

        胡媚娘鬼使神差道:“女人才不怕压。”她说完立刻觉得有些不妥,找补道:“只不过你这么坐在姐姐身上,不雅观得很呢。”

        徐小乐嘿嘿装傻,见胡媚娘眼中水光流动,映着月光就跟亮晶晶的宝石一样,一股莫名的冲动在身中冲撞。他道:“好姐姐,你这双眼睛水灵灵的,跟宝石似的,真是美极了。能给我亲一亲么?只亲一下,亲好了我就立刻安生睡觉!”

        胡媚娘故意眨了眨眼睛,流露出浓浓的媚态:“你若是亲了还不肯安生睡觉呢?”

        徐小乐一听有戏,连忙道:“那我就是小狗!”

        胡媚娘只是假意为难,手却放在了徐小乐的腿上。

        徐小乐觉得身体里原本的小火苗怦然之间成了大火堆,激动得扭动身子,就是不肯下来。

        胡媚娘只好道:“好啦好啦,就让你亲一下。亲了就快些睡觉,别扰我休息!”

        徐小乐如蒙大赦,连忙一口亲了下去。

        这一口却是亲了许久,久到胡媚娘忍不住用手推他。徐小乐嘟着嘴,就是不肯离开胡媚娘的面孔,非但亲了眼睛,竟是连额头脸颊耳朵脖子都亲了。

        胡媚娘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似的,用掌根顶起小乐的下巴,低声叱道:“说话不算数是小狗!”

        徐小乐就说:“汪汪!”说罢又要亲上去了。


  (https://www.xshengyan.com/read/102870/18498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hengy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shengyan.com